果然,她还是得问个清楚,毕竟要想制定详细计划,季节的态度至关重要,光闷头干不长嘴也是白搭。

说不定她本来可以直接到达目的地,结果因为不长嘴,绕个十八弯才找到门,门能打开的话那也还行,就怕到时候门闩已经落下,被人捷足先登。

阮槐序的目光坚定而锋利,如同经过磨砺的宝剑准备迎接战斗,决绝无畏。

季节的内心也从:扑通扑通心动加速小鹿乱撞难道说糯糯其实也喜欢我?

逐渐动摇转变成:啥意思啊?她要干嘛?她的目光看上去想刀了我,果然她还是很介意之前看鸟的那个事吗?他诚恳解释会有用吗?

惊疑中,季节看着阮槐序挺直了脊梁,带着势在必得的笑意看着自己:你给我等着吧,季节。

季节:果然是他想得太美!完蛋啊,这个表情这个心理状态怎么都不像是喜欢他才会有的!他为刚刚那一瞬间的自以为是道歉!

但是刚刚的气氛真的很像少女下定决心要鼓起勇气追爱

虽然下定决心要问个明白,但现在这个场景实在不合适,阮槐序暂且把心思收了起来。

她被激发起了斗志,负面情绪一扫而光,季节心情有些复杂,他是很开心糯糯从阴影中挣脱,但是怎么感觉焦虑转移到他头上了?

不过她想得也很有道理,有些事比起猜比起等,还不如直接问,他现在的确是离糯糯最近,但林嫣然回国后就不一定了,那可是已经提前约好要直接住糯糯家的!

阮槐序看向季节,嘴角微微上扬,笑容像柔情的江南春雨荡漾在季节的心上。

两人目光对视,别样的默契和吸引了在空气中蔓延。

目光交汇,谁也没有移开眼,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,无思,无念,无言语。

季节嘴唇微动,一声糯糯响起,打破了好气氛。

两人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,阮季夏来了。

他一脸错愕的看着阮槐序,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阮槐序眸光微动,脸上挂起和平时一样的职业笑容,叫了声阮总。

阮季夏反应过来,“你就是傅珩的新秘书?”

阮槐序微微颔首,季节嗤笑,新个p,糯糯在这儿已经一年多了,虽然算不上老员工,但也绝不是新秘书。

亏他还把阮季夏往好了想,猜他是不是其实很关心糯糯,背地里一直默默关注她,只是不擅长表达,结果这兄妹之间是一点儿误会都没有。

幸好他没有把这话说来安慰给糯糯听,不然纯小丑。

感谢陈女士的教导:不要逆着别人的想法安慰,这样只会让对方更难受,如果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,就默默陪伴对方,让对方知道自己有所依靠就可以了。

阮季夏一直以为阮槐序只是琼宇底层的一名小员工,没想到她居然是在给傅珩做秘书,他好像突然被石头砸了脑袋,愤怒又不爽,苛责质问的话就要脱口而出。

季节先他一步抢断话题,“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,阮总,要公事公办啊!”

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脑袋直通大肠的玩意儿!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就要触手贴贴!

就要触手贴贴!

头发多多
【收尾中-已肥可宰】封面触手来源@豆籽【文案】:未来世界,异种入侵。怪物,异象,灾厄接踵而至……人类每日都在生死的边缘痛苦挣扎。——叶云帆就在这样的世界醒来。睁眼的那一刻,整个世界天昏地暗,海啸滔天,犹如世界末日。就在这时,叶云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粉色小章鱼。......虽非人哉,还好不会淹死。可下一秒,无数可怖的怪物便咆哮着从巨浪中爬出,它们长开血盆大口,露出森森利齿。叶云帆:!!!小
言情全本69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老胡十八
秦来娣死了,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。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,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,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,兢兢业业养娃,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,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,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。死前她想,如果能重来就好了。谁知一睁眼,居然回到落水当天,真好——就在所有人都以为,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
言情连载16万字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