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娄烟沙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沸腾中文网ft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稚彼达当然没有三国枭雄们的城府,也没有乱|搞办公室恋情的心思,他单纯的就是睡不着。

比起一见到他就往地上跪的太迪,他更喜欢凡事跟他细细讲来,无论何时都从容不迫的小白人。

桃薇沉默了片刻,拿起衣服道:“小人去洗澡了,您要是想睡觉了回去便可。”

说完她便走了出去,一楼墙壁上都点燃了火烛,外面用玻璃罩起,看得还算清楚。

刚才去三楼,榭多林妻妾屋中均有沐浴用的大木桶,桃薇想着明天吩咐魔兽们搬下来一个,放她屋里刚刚好。

又想到这里糟糕的排水系统和厕所,桃薇深吸了一口气,路要一步一步走,慢慢来吧。

首先得改掉众人随地大小号的毛病,还好这里没有沿用古欧洲将排泄物从二楼往外扔的习俗,不然早晚得爆发传染病。

栓上伙房门,桃薇用肥皂洗了个战斗澡,头发用布巾包好,套上了之前找来的长裙。

肥皂是领主阶级的专署用品,榭多林房里用的尤为讲究,可能是放了花碎,带着点若有若无的香味。

白色的长裙很轻薄,袖子是短款泡泡袖,收腰设计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,露出的脚踝白润细腻。

换下来的三件衣服她也没扔,打算洗干净后剪下来做月经带。塞希罗的雌性也有月经期,通常是三个月来一次,一次两三天,血量不是很多。

拿上衣服,桃薇舀了一杯水,想了想,又用大碗舀了一碗,端回了房间。

进屋一看,领主大人果然还没走,正在看她今天画的各种图纸。

稚彼达抬起头,就看到小白人包了一个怪模怪样的头巾,轻飘飘的长裙穿在她身上有点大,就像一团天边飘着的云朵。

桃薇没法跟他讨论隐私权和独处空间,整个大时代都不讲究人|权,就别提魔兽领主了。

把头发上的水分绞干,桃薇扫了眼床铺,大约两米的长度,宽度也差不多,呈现一个正方形,稚彼达占了一半,手肘支在床上,身前散落着图纸。

看来老板没有回去的意思了,桃薇沿着床铺坐下,指着图纸道:“这是餐盘,以后让大家都用这种盘子吃饭,饭菜能分开,刷洗也方便。”

契诺不懂这些,他看着桃薇葱段一般的手指,说道:“你觉得行就行。”

桃薇点点头,道:“我一个人忙不过来,明天想把各个职位的人员先定下来,试用期一个月,也就是三十天,行就继续干,不行就换人。”

契诺连职称都分不清楚,自然都是听桃薇的,也不管她说什么,都是“行,好,听你的”。

领导给她的灵活度这么大,作为一个野心不算小的总管,桃薇可以按照心意来,不能说不轻松。

契诺绿油油的眼睛盯着她的侧脸,鼻梁在阴影里勾勒出优美的弧度,金色的瞳仁犹如天上的明月,颜色过渡得恰到好处。

话题告一段落,契诺补了一句道:“领地的问题不用问我,你觉得可以就好。”

桃薇顿了顿,笑道:“领主大人这么信任我,我自然会办好。”

契诺还是第一次看到小白人笑,她长了两颗小虎牙,笑起来更显灵动。

契诺挠了挠妹妹头,眼睛滑到了别处,说道:“我第一次当领主,也不懂怎么当,有你在,省了不少事。”

桃薇对此深以为然,没有她的话,这么大的戏还真扯不起来。

她看向稚彼达肌肉鼓起的上臂,温声道:“我也是第一次当总管,但我相信,您会是一个好领主。”

只要他不发疯,大方向交给她来掌控,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。

夜色深浓,月光透过窗户撒进屋内,一个领主,一个总管,领地里头衔最大的两个人,一个侧身躺,一个坐在床边,说着领地未来的规划,一字字,一句句,逐渐勾勒出了一个光明的未来。

“还有一个问题,领地里的魔兽不少,我打算组建一个纯魔兽的军队,捉住的那些剑士和气士,慢慢也可以打乱吸收到队伍里。”

契诺:“军队?”

桃薇:“对,就是让他们的行动更有纪律性,比如您说前进,他们就共同前进,您说暂停,他们就暂停。如果一旦有外敌入侵,他们像一盘散沙一样各自战斗的话,并不能发挥出他们最大的战斗力。”

稚彼达虽然对其他的事情懵懵懂懂,但说到打仗,他仿佛天生军事嗅觉就非常敏锐,桃薇简单地解释了几句,他就懂了她要说的意思。

契诺胸有成竹地道:“这个交给我来办,要是真有无化族打进来,我就说魔兽语指挥,无化族能听懂的很少。”

桃薇听到此话小小的诧异了一下:可以啊,还知道要用暗语。

她赞许地点头,毫不吝啬地夸奖道:“是我班门弄斧了。”

契诺茫然地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桃薇:“就是领主大人比我考虑得还要周到,我说出来的话,倒是让您见笑了。”

契诺可不会这些客套话,他摆手道:“我不会笑,你说得很好,你不说,我也想不到。”

桃薇笑道:“光是兽语还不行,万一对方阵营里也有魔兽,就像朵普,不就能听懂您的意思了吗?不妨我们用旗语,就是用旗帜挥舞的方向和次数来指挥,只要不出叛徒,就没人能看懂。”

契诺:“我不会旗语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王爷请自重

王爷请自重

石阿措
真香版:男主(嫌弃脸):“千万别喜欢上了我,不然注定会痛苦的,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,容貌平凡的女子,根本入不了爷的眼。”婚后。男主(含情脉脉脸):“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?”“娘子,你的一颦一笑,皆令为夫痴迷不已……”“娘子,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,令人心生怜惜,而你的美不在外表,而在于气质,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,你可知,你那水汪汪的眸子,一旦含情凝睇,便有着一股蚀骨
言情连载51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老胡十八
秦来娣死了,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。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,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,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,兢兢业业养娃,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,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,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。死前她想,如果能重来就好了。谁知一睁眼,居然回到落水当天,真好——就在所有人都以为,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
言情连载16万字
娇生惯养六阿哥(清穿)

娇生惯养六阿哥(清穿)

维修李师傅
【每天0点更新,9.15号入v,入v当天万更~】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,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。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,他悟了。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。*因时空乱流,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,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。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,国运越强,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,拿出来的物品越多,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
言情连载80万字
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

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

安静的蛋仔
[每晚23:00-24:00时间段更新,预收《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[快穿]》求戳,文案在最下^3^]本文文案: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。后爸裴昱,木讷寡言,墨镜从不离脸,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,心理阴暗不敢见人,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。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,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,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,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,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
言情连载13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