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沸腾中文网ft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宁泱到容城已经凌晨了。

一个多月没回来,家里空荡又安静,餐桌上是早已经开败了的花,很久没人居住的样子。

宁泱把枯掉花枝收捡了,把叶昀周送的玫瑰放进花瓶里,她趴在岛台上,一圈一圈转着花瓶,新摘下来的玫瑰透着蓬勃,生长的气息。宁泱小心翼翼地凑上去轻嗅了嗅,闻到搀着泥土味道的淡淡玫瑰香。

她在剧组也收到花了,也有很多人跟她说杀青快乐。但那是每个人都会有的。流程一样的祝福。但宁泱有的,一直也只有流程化的东西。除了这束玫瑰。

这种“独一无二的”概念对宁泱来说有点奢侈,仅仅是往这个方向想,她都有点儿畏手畏脚,犹豫不决。

宁泱这一晚上都没睡好,第二天早上是被罗慧娴的电话叫醒的。

她迷迷糊糊地接起来,刚睡醒嗓子哑,罗慧娴听着不对劲:“又生病了吗?”

“没有啊。”宁泱昨天晚上失眠,天亮才模模糊糊睡过去,“老妈,我睡觉呢。”

拍戏的时候作息不稳定,有时候白天,有时候拍大夜,宁泱一般杀青之后都会闷着头睡两天。她进组拍戏的周期长,一般进组前后都会和罗慧娴打电话报备,罗慧娴会自己算她拍戏的时长。今天可能是一直没等到宁泱的电话。

罗慧娴不信:“都十二点了你睡得什么觉?还不承认,我就说让你不要总是穿那么少那么少,身体底子都冻坏了。”

罗慧娴2g冲浪,刷到的新闻都是宁泱三个月前的红毯,“我之前看新闻上照片,大冬天你还穿个露肩的纱裙,你身体能好才是怪事出来。”

宁泱:“现在不是夏天?”

“你就说你冬天是不是穿纱裙了吧。”

“你就说好不好看吧。”

“不好看。”罗慧娴说:“什么季节穿什么季节的衣服。”

宁泱一边听罗慧娴摆活她那些能活到150的养生理论,一边起床洗漱,把手机竖在旁边当背景音。

罗慧娴:“前段时间电视台放你前年演的那个古代电视剧,姥姥又看了一遍,说你的镜头太少了。还问这几年你怎么都不演新的呢。我都跟她们说了,你下一部演的是女主角,都问我啥时候能看啊?在哪个台?”

“谁说没新的,我明明演那么多,就是现在都在网上播了,我不是给姥姥买新电视开会员了吗?还有,我演女主的事你是不是跟家里亲戚都说一遍了?”

“没有,没有,哈哈,就说了几个。”

罗慧娴说几个,当然是不能信的。宁泱估计整条街应该都知道了,汗流浃背了有点。

来回拉扯了几句没营养的,罗慧娴忽然问:“最近怎么啦囡囡?”她试探问道:“上次茗茗跟我说,她看什么微博,你最近的新闻很多,都不太顺利的。”

罗慧娴声音温和,还透着小心翼翼的试探,宁泱老说现在网上信息很乱基本都是假的,老不让她看新闻,但除了这些,罗慧娴也没有别的渠道能看到宁泱了。她不知道流传的消息的真假,但好歹能从照片里看到宁泱的近况,最近各种娱乐新闻的配图里,宁泱都是憔悴消沉的样子。

这段时间宁泱确实过得乱七八糟,但她有努力调节,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句话,又鼻子一酸。抹掉脸上的水珠,宁泱说:“没事。”

“太累了就家来歇歇呀,你好久没回来了。”

“我不累,你别老看媒体上发的那些,我这段时间忙完就回家,给你好好看看我是不是像媒体发的那么难看!”

听宁泱讲话还是中气十足的,罗慧娴就放了心,“还有前几天收拾家里,收拾出来你以前的日记,我看了一眼……”

“偷看我日记?!”

“什么偷看,哈哈,你那个日记本外壳光秃秃,我不看看哪知道是什么东西,给你扔了怎么办。”

宁泱问:“那你看到什么了?”

“也没什么,就你初高中那会的事吧?写的乱糟糟的,流水账一样,我都没看下去。”

宁泱小时候性格大大咧咧,没有写日记这种斯文文的细致习惯。记忆里她只有两个时期写过日记,一个是读高中的时候,她在私立学校没有朋友,只能写日记疏解心情。另一个是到容城读初中的时候。

罗慧娴翻出来的就是初中这本,宁泱都快要忘了,罗慧娴一说,她才迟缓地记起来了,她那时候每周末去一次叶家,周内她会把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写下来,回头一五一十讲给叶昀周听。她那会儿是觉得,叶昀周不能去学校读书有点可怜,而且他好像有点想听她说这些。

宁泱想着想着发觉,这些本以为忘了的事儿,其实她都还记得很清楚。

她脑子里恍然闪过久远的泛了黄的画面,正对着花园草坪的客厅里面,膝盖上搭着日记本叽叽喳喳的少女,和安静的小男孩。

宁泱鬼使神差地问:“妈,你知道叶昀周回来了吗?”

电话那边的罗慧娴似乎停顿了一下,“叶家那个小少爷?”

“对。”

罗慧娴哦了一声,“现在应该也有二十岁了吧,你们碰到了吗?”

宁泱含糊地说:“碰到了,他变了很多。”

罗慧娴:“他那时候小呢,这都十年了,变了一个人也不稀奇。他还记得你吗?”

宁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。只好说:“应该记得。”

罗慧娴问:“你工作要和他接触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玫瑰先生

玫瑰先生

觅芽子
——番外隔日更——(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,正常商贸往来,已报备编辑)——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,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,跪在佛陀脚下。佛陀门下众生百相,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,长身玉立,不染浮光。她看出了神,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。父亲告诫:“那是先生,不得无礼。”杂乱的街口,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。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。她吞了吞口水,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
言情连载42万字
弃太子成为虫母后

弃太子成为虫母后

白荔猫
(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《都说了我很娇纵了》求收藏)(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:《登基,从穿成外道女修起》)■■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。一是天生神童,却母亲早逝。二是幼年受尽万千......
言情连载13万字
叮,您的金手指已上线[快穿]

叮,您的金手指已上线[快穿]

往生酒
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。立意:不论大爱和小爱,都是爱。洛尘为了渡劫成神,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。逆改天命?拯救末日?洛尘表示: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!
言情连载60万字
月港

月港

喜福
简介:【18号入v,入v当天万字更新~】唐月舒是家族里最叛逆的那个,家里铺好了一条锦衣玉食的路,让她能当上风光的富太太。她一声不吭跑去巴黎留学,家里停掉了她的卡,没吃过苦的大小姐第一次......
言情连载8万字
自古沙雕克反派

自古沙雕克反派

纪婴
*在悬疑志怪小说《苍生录》里,江白砚少时孤苦,因血脉特殊,被收留于长安施府。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,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,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,祸乱天下。施黛一朝穿越,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,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。不幸的是,她没能把小说看完。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,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、总受欺负的小可怜。*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。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。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
言情连载4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