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[铠甲勇士刑天]寻光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沸腾中文网ftzww.com

皮尔很会用人,这是大家公认的。

他深谙权衡制约之术,只有在路法面前几千年如一日的信任,整个阿瑞斯都可以说出王负过谁,但不会有人敢说王对不起路法。

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。

彼时路法还在医院养伤,身边围着几个过去的下属,他对自己的胜利无甚喜悦,仍旧兴致勃勃,一心想怎么处置炎帝,谣言就是在这个时候和乔奢费一起传到他耳朵里的。

路法听到消息后呆了许久,才反应过来,大怒:“荒唐!找死!”

乔奢费立刻低头请罪:“将军息怒,您先保重身体。”

路法气的浑身都在疼,好半天才缓过劲来,突然问:“巴复人呢?”

乔奢费一愣,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:“他……只给我发了消息,没有见到我。”

路法阴沉着脸,思索了一会:“你们立刻潜入议院,去拿庚伮金刚杵。我去拿修罗铠甲,”以及炎帝。

安迷修有些不安:“我们不是应该去……去向王解释吗?”

路法顿住脚步,看他一眼,都懒得恨铁不成钢了,道:“傻!你以为以前就没有人诬陷过我?那么多年了,皮尔每次都能让它消失得无声无息。能传出去,只能说明他不想管了,或者源头就是他!”

路法已经不会像年轻时那样,夫人去世后就将自己关起来什么都不问不管,连宿城叛变的原因也没有深查。他甚至已经习惯了背叛,不会光顾着自己的心情,而是第一时间考虑大局。

显然,皮尔容不下他了。路法也有过预感,只是一直太忙没时间深想,何况皮尔真的很会做表面功夫,一有怀疑他只会觉得自己多想。

乔奢费说巴复没有跟过来,路法第一反应是巴复已经被策反,不然他不会不自己来。

何况路法清楚,皮尔才不会天真到策反路法的下属就能拿到兵权,他一时想不明白皮尔想做什么,危机本能却告诉他绝不能去见皮尔。

不能束手就擒。

再者,路法一想也能明白,擒获炎帝后,他再一次成为阿瑞斯的英雄,威望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,虽然不如皮尔长期在国内经营,但皮尔也不会允许有任何压过他权利的可能。

路法在征战时也不是没有生出过膨胀的野心,只是他觉得自己更喜欢战斗的感觉,何况也不想和皮尔反目,阿瑞斯才稳定不久等等,这才压下所有反骨忠心为皮尔做事。正如皮尔容不下路法的原因有很多一样,路法始终没想过造反的原因也不计其数。

但路法要反就会只有一个理由。

你负我,我还要乖乖等着你拿我当蝼蚁吗!

路法身上的伤似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,他立刻先去牢里提了炎帝出来,免得皮尔和对方串通给他定罪,或是释放炎帝杀他。

他暂时谁也信不过了,全程都是自己一个人行动,等他拿到炎帝和修罗铠甲时,皮尔的亲兵已经将他包围了。

路法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些陌生又熟悉的战士,冷笑一声:“你们都是我挑给王的,没想到是养虎为患。”

为首的战士道:“总长,王已经足够恩惠您,不要执迷不悟了,只要您诚心认错,王是一定会原谅您的。”

路法懒得解释:“滚开。”

他态度坚决,众人不由面面相觑,多少都有些犹豫。对他们来说,路法还是阿瑞斯的英雄,突然变成要他们缉拿的逃犯,心理一时还转变不过来。

正在他们僵持之时,外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,一侧战士突然列队分开,皮尔闲庭散步般被侍从簇拥而来,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路法良久,道:“没想到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。”

路法举起剑对准他:“我看只是我没想到,你怕是蓄谋已久。”

皮尔摇摇头,语气有些伤感,他挥挥手便有一个侍从捧着一个小型光脑过来,在路法疑惑的眼神中,他笑了笑,道:“本来听别人说,你对我有反心,我是怎么也不信的。但是……路法,你要怎么解释,我刚和巴复说要调他来我身边,他就去找了乔奢费盗取圣物。这么急,是怕他没有了现在的职位,无法联合你造反吗?”

皮尔深吸一口气,表情是被伤到了的愤怒:“你连巴复也要灭口,甚至基因码都没能留下……对你忠心耿耿的下属你都这么狠,我是不是应该庆幸,我还没来得及和我父亲一样,落得被最信任的下属害死的下场?”

路法一愣,立刻意识到了他进套了,顿时冷笑:“原来如此,这都是你早就算计好的!”

他甚至来不及去想巴复到底是联合皮尔引他入局,还是不慎被皮尔算计灭口,事实已经摆在面前,不管是忠臣还是叛徒,他都成了路法叛变的有力证据。

皮尔摇头,无奈:“你永远不会反省自己。我给过你机会,只要你乖乖来我面前请罪,我可以既往不咎……可惜,你竟然命人去盗取庚伮金刚杵,圣物不容侵犯,就是为了阿瑞斯的尊严,我也容不得你了。”

路法被这一手逻辑严密的颠倒黑白气的大怒:“你以为我就会放过你吗!”

皮尔轻叹:“你总是不信任我,如果不是我拿到了所有证据,我是怎么也不会让他们传到你面前的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众猫拱月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沸腾中文网ft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公子衍
许南歌结婚了,她自己却不知道,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!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,从小摸爬滚打,苦苦求生。一个是天之骄子,高高在上。两人地位天差地别,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,可等着等着,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: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离婚?”众:??【女强,马甲,霸总,强强对决,1V1】
言情连载71万字
反派卧底,在线吃瓜

反派卧底,在线吃瓜

蜕月
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,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,活命全靠苟。魔门严查奸细,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。执法堂例行巡查,她眼看就要暴露,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。【宝贝,吃瓜吗?】【你面前这个......
言情连载39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老胡十八
秦来娣死了,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。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,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,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,兢兢业业养娃,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,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,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。死前她想,如果能重来就好了。谁知一睁眼,居然回到落水当天,真好——就在所有人都以为,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
言情连载1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