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相逢在带血的刀刃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沸腾中文网ftzww.com

骨碎肌裂,小腹里一阵阵痉挛地疼痛,她不记得,这期间她晕死过去了多少次。

余光里姜芸瞧见高吉那张侧脸,在半下午灿烂的光影下,那眸子深邃明亮得不像话,无论是鼻尖唇角还是下颌轮廓,都令姜芸心软心颤,不能否认,最初姜芸在迷乱中会把他当做他,可后来便再也没有错当过,相似的皮囊下,却是两颗截然不同的心,他是头淫/兽,日日夜夜折磨着她。

见高吉穿好了衣服走出殿门,姜芸动着灼烧的身子,抻开酸疼的胳膊往被褥下翻,终于摸到一小锦囊急忙扯出来,像是抓到命根子般,拿出一个圆黑的药丸塞到嘴里,生生地往下咽去。

这是她最后的防线。

因太着急那药丸卡到了喉咙里,姜芸使劲往下吞着无济于事,要下榻去找水喝,可根本起不来,一时脸涨红,脸上脉络凸起。

幸得言春见皇帝走了,赶紧进来看,见到此情形跑着过去倒了茶送到姜芸嘴边。

言春捂着被子将她扶坐起来,使劲揉顺她的心口,“怎么又来了,他许久都没这样了。”

姜芸的唇瓣粘黏在了一起一时张不开,只能摇摇头。

言春又去给姜芸倒了杯茶,见姜芸接过后咕咚咕咚喝下,眼泪再也绷不住了。

喉咙里总有异物感,像是那颗药丸仍在里卡着,姜芸清了清嗓子,问言春,“阿满呢?”

“睡醒之后,送到书房读书去了,这孩子乖得很,我见陛下走了赶紧回来看看。”

“今日就不要让阿满过来了,您拦着他点。”

言春长叹了口气,捡起地上被撕烂的衣裙拢在一边儿,又为姜芸找了干净的中衣穿上,终是没忍住说了出来,“这日子怎么过啊。”

姜芸捏着茶杯靠在榻上,头没有力气地歪着,“我现在什么都不奢求了,只希望我们阿满能建康快乐地长大,只要阿满平安无事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“好好歇着,晚上我熬些汤给你补补。”

“别管我了,去看着阿满吧。”姜芸阖了眼,泪水从眼角滑过耳根,落到枕上,湿齑齑的,她瘫软在榻上,昏天黑地地睡起来,却在傍晚时分,被阿瞒小小的一团身体给动腾醒了。

在夜晚昏黄的烛光里,姜芸睁开眼,看到阿满那张玉一样的小脸儿,漂亮的大眼睛忽闪着,阿满的眼睛和陈焘的很像,姜芸一看到儿子便情不自禁笑起来,动了动身子把阿满搂在了怀里,“小乖乖,你什么时候钻到母亲这儿来的?”

阿满抓揉着姜芸的头发梢,撒娇说:“母亲,您睡好久了,起来陪我玩嘛。”

刚出去没多大一会儿的言春走了进来,“阿满,干娘如何叮嘱你的?怎么转眼就忘了,你母亲现在需要休息哦,干娘去带你玩好不好?”

阿满听了直往姜芸怀里钻,两只小手拽着姜芸的衣裳,小声跟姜芸说:“我不,母亲我不。”

姜芸听见了,笑着去揉阿瞒留在这外面的小脑袋尖,“姑姑,没事儿,我好多了,就让阿满在这儿好了。”

言春走后,阿满伸出头,撅嘴奶声奶气地说:“干娘说您身体不舒服,儿子中午的时候还瞧见母亲您好好的,儿子想进来看您,干娘不让,后来儿子,儿子就哭了,干娘这才让我进来,我答应了干娘,不吵醒您,可我没忍住,对不起,母亲。”

姜芸耐心地听完,笑着搂紧他,“醒来就见到你,母亲可高兴了呢,真的,见到阿满啊,母亲的病就好了,来,跟母亲说说,今儿下午你都做了什么?”

“儿子念书,背会了《论语》,又写了两张字……”阿满伸着指头一件件说着,“今日干娘表扬了儿子!”

“我们家阿满真棒,和你爹爹一样厉害。”

“那我明日去给父亲背《论语》!”

姜芸的笑凝固了,“你父亲忙,我们就不要去扰他了。阿满,今晚你跟母亲一起睡好不好?”

“您不是说,儿子现在长大了,得学会自己睡觉。”

“就这一晚,母亲有点难受,你陪陪母亲。”

“哪里难受呀?”阿满挥起小手往姜芸头上摸,小小的指头一动一动的,“我生病难受的时候,也想让父亲和母亲都陪在我身边,母亲也和我一样嘿嘿。”

“是啊,母亲也和你一样。”姜芸亲了亲儿子的额头。

母子俩吃过晚饭后,阿满哄姜芸睡觉,学着平日里姜芸那样,小手在姜芸胳膊上一拍一拍的,嘴里咿咿呀呀地唱着催眠曲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她取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沸腾中文网ft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除我之外,全员主角

除我之外,全员主角

从温
【已签约简体出版,出版进度指路wb@晋江从温】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,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。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,身怀玉佩老爷爷,江湖人称龙傲天,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。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,一朝重生大彻大悟,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。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,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,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。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
言情连载118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宁翊
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,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。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,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。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,他天天喝茶看报,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。直到——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,丈夫远在国外。弟弟求到面前,给他塞了套西装,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。他叹了口气,脱下真丝家居服,戴上金边眼镜,出席商业谈判。第二天,弟弟拿下了项目,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,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。
言情全本38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玫瑰先生

玫瑰先生

觅芽子
——番外隔日更——(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,正常商贸往来,已报备编辑)——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,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,跪在佛陀脚下。佛陀门下众生百相,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,长身玉立,不染浮光。她看出了神,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。父亲告诫:“那是先生,不得无礼。”杂乱的街口,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。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。她吞了吞口水,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
言情连载4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