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来了。已经全部想起来了。

“她”竟然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……!

陌生的记忆在一瞬间涌入昏昏沉沉的大脑,回过神的时候,正在执行组织任务的降谷零已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。

他不明白这股奇怪而深沉的感情,但是与记忆里多个他产生联系的,的确是他看顾了好几年的后辈。

而这一切因缘的开始,其实与降谷零本来毫无关系。他与她的羁绊,实际上得从收到降谷本家的那封信说起。那个人,是最终为国家奉献出生命的卧底公安;那个人……同样也是不被承认的他的同父兄长。

与母亲是英国网球运动员的降谷零不同,那个人是作为国/会/议员的降谷正晃与身世显赫的日本贵女所生。明明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,一个是被当作私生子寄养在了偏僻的住处,一个却是被当作本家的接班人精心培养了起来。

说实话,降谷零对“他”固执地选择卧底公安这条路感到很奇怪。无法理解从未见过面的兄长想法,起初对于“他”奇怪地关注一名少女的生活也是。

或许是愧疚,也或许是无法言明的痛苦。在读完那封信后,未曾想起一切的降谷零对于“他”的复杂感情是有些感叹的。

一般人或许不知道,但对其中内情有所了解的自己是明白那个人是承担了多大的压力。“他”,是冒着被卧底组织怀疑与清理的风险救下了那个孩子。

事实上,她本该在那一天和她的父母一起死去的。只是,或许早已被怀疑的“他”义无反顾地救下了她。那也是她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了。伴随着“他”死亡的消息,抵达刚升入高中的降谷零手上的——便是那封请求他假扮身份照顾她的信函了。

自己想成为警察的决心,或许就是被那个人近乎绝望的委托给触动了吧。

对那名后辈的暗地关注或许也是别扭的好奇心与嫉妒。但是,很久以前的降谷零就在怕她发现自己与“他”的差别了。所以,无论她要求见面的电话打来多少通,心存畏惧的他总是一次次拒绝。

其实,降谷零本不该有这层忧虑的。因为,“他”有意在卧底期间染了与平常形象截然不同的金发,那名后辈的少年时期更是存在着较为严重的记忆障碍。被亲生父母当时隐藏在封闭柜子里的她应该是受了很大刺激吧,至少据他私下里收集的情报显示——这名少女每晚都离不开灯光的保护。

但是……他还是不想见她。没有原因的痛苦经常阻止他立刻出现在她的身边,过去的降谷零将它错认为是心虚与畏惧。只是现在的话……

——想起一切的他终于明白了。

原来,他是在潜意识里对她抱有自卑的爱意。因为……无论是记忆里哪一个他,都被那个无情的女人抛弃了。

这次的话,如果再来一次,降谷零怕自己真的会在她面前直接溃不成军。唯独是这个看顾多年的后辈,他不想让她见到自己脆弱的一面。

眼泪,仰着头的时候,早就和倒流进眼眶里的雨水分不清了。

一个人在黑暗里发呆的时候,其实比笑着出现的安室透的时间要长。

还真是巧合的天气,回想起所有的现在,竟然和记忆里的阴雨天别无二致。

难得的在任务过程中心神不宁起来,降谷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继续待在原地。

……要去找她吗?

不,我还是……

不,我必须……去找她。

做下这个决定的瞬间,源源不断的苦痛又涌动着覆盖了他的心脏。

比起无法喘气的窒息感,他只是感到了接近死亡的麻木与疲惫。

但是,无论这具身体处于怎样的煎熬,他的本能都无法拒绝此刻无法见到她。

想要看到那张冷淡的脸,想要她主动卸下那副不在乎的面具,即使只有一次……降谷零也想要那个人真心实意地对他微笑一次。

越来越加快的脚步,他在向她的住所不顾一切地奔去。潮湿的雨正在逐渐浸透他白色的衬衫,伴随着额前不断坠落的冰冷水珠,已经无法感知到冷热的降谷零却露出了奇怪的笑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沸腾中文网【ft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[名柯]随机身份扮演游戏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乃木坂的奇妙日常

乃木坂的奇妙日常

长明烛
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:黑石召唤者,坑嫂第一人,飞鸟集作者,头号南黑,玩花专业户,大阪少女杀手,乃木坂二代目火影,amazing教副教主,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,老年人的知心伙伴,真正的贝尔-格里尔斯,乃木坂动物园园长,温泉组第四人,笨蛋的补习老师,under救世主,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,北海道驱魔人,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,康子的微笑守护者,赌神,乐器之神,画伯们永远滴神,当代李白,艺能界
言情连载84万字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