沸腾中文网【ft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极端人生》最新章节。

一年以后,轻寒大学毕业。她没有选择考研,而是进入了所在城市的一家银行工作。其实,按照轻寒的成绩,考她们本校的研究生是很有希望的,但她考虑到自己的家庭情况,父母都五十多岁了,身体也不大好,但还是要从事辛苦的工作,来还买房欠下的债和供她读书。如今,好不容易把债还清了,把她供出来了,她实在不愿意再麻烦他们,便放弃了考研。其实这样也好,她终于可以不再面对讨厌的学习。在上大学之前,轻寒本想到了大学就不再努力学习,而要好好玩耍,算是对过去青春岁月的补偿。然而到了大学,面对那一笔笔丰厚的奖学金的诱惑,轻寒终究违背了自己的本心,仍旧没有放过自己,继续努力学习了四年。从小学到大学,这一路走来,张轻寒从来都是身不由己。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也就慢慢懂得了“知识改变命运”的真理不会有错,纵使其间的方法不甚恰当,但结果却很圆满。她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不错的大学,从事着

体面的工作,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。

后来在参加同学聚会时,张轻寒面对那些昔日的竞争者,终于可以释然,从前她在成绩上碾压她们的满足感早已不复存在,半生已过,当年的同学少年虽没有大放异彩,但都已找到自己的方向,轻寒也是一样。她们用那么多年的时光去较量,都想混出个样子来给对方看看,但最终只是证明了他们终究不过是些普通人而已。哪怕有的在同龄人之间算作优秀,但仍是普通人——优秀的普通人。

自张轻寒工作以后,她们家的生活状况改善了很多,不仅重修装修了房子,而且置办了新的家具。银行存款也逐渐达到六位数,这其中有一大半都是轻寒的功劳。在银行的三年时间里,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,和其他上班族一样,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。她始终没有谈过恋爱,尽管她已经二十五岁了。工作以后的日子里,她的身边不是没有人明里暗里向她表达自己的心意,但她无一例外,全部都找借口拒绝了。轻寒并非觉得他们不好,而实在是她还没有做好经营一段恋爱的准备。那些表白者中,不乏轻寒心仪的对象,面对他们,轻寒不是没有想过要接受,但只要一想到,他们在一起后可能会步入婚姻,然后共度几十年的漫长时光,她就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惧。哪怕再欣赏的男人,相处久了也会心生厌烦,这才是张轻寒。或许,她生来就适合一个人生活,不应该与另一个人组成家庭、共度余生。

盛夏的一天,张轻寒被诗琴的一通电话召回了家乡。蒋诗琴在电话里说轻寒外婆病危,恐怕是大限将至,所以希望她可以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,回家一趟。轻寒想着最近的工作不太忙,应该比较容易请假,而且自己也有半年多时间没回家了,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回去一次。但谁也不会想到,轻寒的这次回归会让她乃至她的家庭坠入万丈深渊。悲剧源于张闯的一次故人重逢。自轻寒外婆病危以后,诗琴张闯以及她的哥嫂轮流在医院陪床,这一天留在病房的是张闯和诗琴大哥。中午的时候,张闯到食堂买饭,回去的路上经过护士站,听到一个护士说:“13床那个女的最近情况越来越糟了,病得那样重,也不见有什么人来看她,真是可怜。”和她一起的另一个护士附和道:“谁说不是啊,听说她的儿子和女儿都在外地工作,但不管怎么说,亲妈病成这样,却连面都不露,真是不孝。”这时,之前的那个护士又说:“我看她孩子的不孝,多少和她的名字有点关系,叫什么虞子姝,那谐音不就是与子疏吗?和孩子关系疏远……”张闯一路听着她们的对话,内心并无波澜,并非他冷漠,而是医院里像这样的情况太多了,如果听到一次就难过一次,那又怎么能难过得过来呢?直到听见她们提起“虞子姝”这三个字,他的思绪随即回到了二十多年前,自己和她谈恋爱的那段日子。那个时候,他们是那么的纯粹,那么的美好。原以为能一直走到最后,没想到其间突生变故,导致了永远的错过。从前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,真的以为是永别了,想着岁月漫长,自此再不会有什么联系。可是如今,上天偏要安排他在这种情况下,让他听到她的消息,不得不说是天意弄人。张闯走到那两个护士跟前,心里早已准备好了一套说辞:“同志你好,刚才我听见你们说虞子姝,是这样的,我和她是初中同学,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,现在得知她病重的消息,我又正好在这里照顾家人,想着毕竟同学一场,既然知道了,就应该去看看。所以能不能把她的病房号告诉我呀?他的谎话说得比真的还真,简直无可挑剔。故而他很轻易地就从护士口中问出了虞子姝的病房号。其实,张闯的这个谎说得并不高明,只能用来骗陌生人,骗熟人的话是根本行不通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张闯压根没上过初中,哪来的初中同学。

与护士寒暄了几句后,张闯便拎着饭菜回了病房,他不动声色地吃完了饭,然后对诗琴大哥说:“大哥,我们单位临时有点事,我先去一趟。正好这几天寒寒回来了,我叫她过来替我。”他说这话的时候竟没有一丝一毫的顾虑,果真不担心被他大哥或者轻寒撞到,他没有去单位,而是去会老情人?得到了诗琴大哥的首肯后,张闯离开了病房,然后根据那两个护士的指示,很快便找到了虞子姝所在的病房。他缓缓地推开了房门,一眼就认出那个正坐在病床上喝水的女人就是虞子姝。细算起来,他们都有二十八年没见过面了,二十八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人和事。比如它可以让原本青涩懵懂的男生女生变成如今俗气、物质的大叔大婶;更能够轻而易举地将往事埋葬,所以现在,无论是张闯还是虞子姝,再回首他们当年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时,只把它当作一个恰逢其时的错误罢了,时间冲淡了年少的激情,而今剩下的便是相识一场的情分了吧。

“是她,是她”张闯在心里默默地确定,虽然她一脸病容,而且不复当初那样年轻,但他还是认出了她。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虞子姝也认出了他。那一刻,时间仿佛停止了,张闯站在门口,迟迟没有走进病房。而虞子姝也停止了喝水,但还是将那杯子久久地拿在手里……二人你看我,我看你,好像都想从对方的脸上看出岁月给他们留下的痕迹,然后根据这痕迹去猜想,这些年来对方都经历了什么。现在,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,只有七八步远,但实际上隔着的却是半生的光景。当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结束后,人们不得已和另一个人共度余生,但那平淡如水的感情远远不及当年的我和你。

半晌,张闯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,开口说道:“子姝,真的是你,我在这里照顾我岳母,刚才经过护士站的时候,听见她们说你的名字,我就想来看看是不是你。没想到……你生了什么病?严不严重?”他语气中带有的惋惜听得分明。“癌症晚期”她简明扼要,并未谈及其他。自打确诊以来,她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,尽管时间过去了半年,但她仍旧没能完全接受这个事实,而回答张闯的问题,就好像自己给自己宣判死刑,这于她而言是一种残忍,故此自然没有心情再去考虑其它。直到这时,虞子姝才把嘴边的杯子缓缓地放下,而张闯则借着子姝放杯子的当儿,找了把椅子坐到了她的病床前。“你住院多久了?”张闯小心翼翼地问道。“三个多月吧”子姝看到张闯这个谨言慎行、生怕说错什么刺激到自己的样子,她突然觉得好笑。嘴巴一笑,心也跟着软了下来。其实,对于张闯今天的到来,她还是打心底里感激的。自己生病住院这么久,几乎没什么人来看她,亲戚朋友住的地方距离她所在的医院较远,若非关系非比寻常,否则根本不会大老远地过来看她。再者说她又是一个要强之人,难以接受那些来自于健康的人的怜悯和宽慰的话语。只要一想到有人淌眼抹泪地对自己说“要乐观,要坚强”之类的话,她就感到恐惧。因此,知道她生病的人并不多,而作为少数知情人的儿子和女儿,则以工作忙为借口拖延着,迟迟不肯来看她。实际上虞子姝比谁都明白,孩子们不愿意来医院,根本就不是因为所谓的工作,而是还在生自己当年抛弃他们的气。

那时她前夫做生意失败,欠了好多钱,她不想跟着他过苦日子,便毅然决然地和他离了婚,丢下了两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。离婚后她的日子也并不好过,倒是后来听说她前夫力挽狂澜,一番努力之后竟使生意转危为安,不仅还清了欠款,还小赚一笔。不过到底赚了多少也就不得而知了,自己当初和他离婚也成了笑话。现在想来,这或许就是报应吧,最初因为嫌弃张闯贫穷而嫁给了她前夫,本以为能够改变她的命运,可是到头来终究逃不过人财两空的下场。如此玩笑般的讽刺人生让她无奈,而张闯这份真挚的情义又令她羞愧感动,她决定向他坦白真相:“文胜,对不起,当年我欺骗了你,其实嫁给我前夫是我自愿的,我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……”

从子姝病房出来的那一刻,张闯心中那二十多年来的执念终于得以释然。这些年来,她在自己心中从来都是白月光一般的存在,尽管他不止一次地怀疑过,当年她另嫁他人并非她所说的那样是迫于家庭逼不得已,但只要未被证实,他就不愿意去相信这些猜测。如今,亲耳听到她的承认,他便突然放下了,自己之前总觉得诗琴爱钱、俗不可耐,却没想到子姝更甚,已经到了为嫁有钱人而不惜放弃他们的爱情的地步,想必自己当年若是与她结了婚,也是一样地为钱而争吵,甚至都已经离婚了。如此看来,倒是自己冤枉了诗琴,她催自己上班是理所应当,而不是过分的要求。想通以后,他决定要帮助她。当年的事,他早已原谅了她,不原谅又能怎样呢?难道要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?人到了这个时候,终究是可怜的,能帮的话就帮一点吧。初心是好的,但不曾想这竟成为造成他家庭悲剧的导火索。

次日上午,张轻寒独自在家,张闯突然回来,并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东西。本来,轻寒并没有将这当回事,直到不小心看见了张闯的手机。只见微信顶端有一条未读消息,对方说“文胜,真的不用了,你能不计前嫌来看我,我已经很知足了,怎么还能要你的钱?”而她父亲给她的备注是虞子姝。张轻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虞子姝?这不就是那个充斥了自己的童年,她恨得咬牙切齿的父亲初恋吗?她现在发来消息做什么?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为什么还要阴魂不散地再次出现,破坏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宁生活?一股熄灭了十多年的怒火被重新点燃,她要去质问张闯,她必须得到一个解释。

轻寒走进卧室,刚好看到张闯从柜子里拿出钱后,放进了自己的钱包里,如果她没看错,张闯拿的正是自己这次带回来的两万元工资。联想到虞子姝发的那条消息,张轻寒自然而然地想这钱是给她的,可是毕竟她外婆也有可能用钱,经常终究是对他残存了一丝希望,可是接下来张闯的表现却将轻寒仅有的一点希望消磨殆尽。轻寒尽可能平静地问:“你拿钱做什么?”张闯心想:若是我实话实说,女儿肯定会不高兴,也必然会告诉诗琴,这样总免不了一次争吵。多一次事不如少一事,还是瞒下来吧。于是,他故作轻松地说:“我有一个老朋友生病住院了,我借点钱给她。”说着就要离开,他怕轻寒追问下去,自己说的多了会露馅。”“好一个吃里扒外的爸爸,你这样做可真对得起我和妈妈”轻寒恨恨地想。“我看你这个老朋友是虞子姝吧,你为什么不敢说实话?既然连说实话的勇气都没有,又哪里来的拿钱的勇气?”她的语气冰冷到叫人发抖,把张闯吓得不轻。“你怎么知道的?寒寒,你听我说,你子姝阿姨得了癌症,没多少日子了,她儿子女儿都不管她,挺可怜的,我就想……”

他急急地向她解释着,自她工作以来,张闯便很少责骂她。轻寒暗地里也想过,张闯发生这巨大变化的原因,她想必然是他如今看到自己事业有成,所以才不敢得罪自己。唯恐惹怒了自己,将来等他老了给他罪受。而不是张闯人老后心变软,也就没那么大脾气了。张轻寒总是这样用恶意来揣测张闯,比如之前她被陆晨曦纠缠,张闯知道此事后对她说:“我好担心你,一个女孩子家,出门在外容易吃亏。”这本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关爱,但在轻寒眼里却成了他怕遭报应的表现,因为张闯在从前占过别的女人的便宜,所以他害怕会有像他一样的男人来占轻寒的便宜。“你就想怎样?帮她?还是用我的钱帮她,你觉得合适吗?今天我就把话给你说清楚,要是换作别人,别说借了,就是白给我也不说什么。但如果是她虞子姝,哼,借也没有。”还没等张闯说完,轻寒便决绝地将他打断。

这下该轮到张闯纳闷了,他怎么都不能明白,轻寒为什么如此恨子姝,便不解地问:“你怎么会这么讨厌她?”听到张闯问出这样一个幼稚到可笑的问题,她觉得甚是讽刺。他是真傻还是装傻?他难道真的不知道是为什么吗?张轻寒痛苦地说道:“你居然问我为什么?呵,爸爸,十多年了,从我上小学开始,咱们家就一直在还债,你做生意失败欠下的债,买房欠的债,找工作被骗欠的债,还有我上大学贷款欠的债,一笔笔、一次次,还不完的债,看不到的希望。这么多年了,我们一直过着艰难的日子,舍不得买昂贵的蔬菜水果,衣服一年到头也添不了几件,我二十岁之前身上穿的衣服几乎全是表姐不要的,更是从来都没有旅游过。高中的时候全班五十个人,只有咱家没有电脑,需要的时候,我不得不厚着脸皮去同学家东蹭西蹭,你知道我有多丢人吗?我和妈妈跟着你没享一天的福,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些改善,你竟然想拿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去贴补你的老情人,你觉得公平吗?说句不好听的,我若是早知道你要将钱给她,我宁愿拿去吸毒。”

她被气得全无理智,竟口不择言地说出了毒品这种充满罪恶的东西,且不说轻寒本人有多么地痛恨毒品,就照她那个胆子,即使有了机会,也必然是万万不敢沾染的。话出口时,连她都不信自己真的会去吸毒,但却并不后悔这样说。是气话又怎样?若不是被逼到忍无可忍的地步,她又怎么会出言无状?话虽重了些,却是张轻寒的肺腑之言,张闯没想到轻寒的积怨已经如此之深,可是,话都已经说出去了,不拿这个钱也是不行了。因此,他用乞求的语气说:“寒寒,我知道你和你妈跟着我受了很多委屈,但这是两码事,算爸爸求你,就放下对她的偏见,让我去帮她这最后一回吧。”至此,张轻寒彻底死心了,她父亲难得的一次好脾气,竟是因为想让她同意去帮虞子姝。自己做了他二十五年的女儿,到头来竟然还比不上那个如昙花一现般的初恋。可悲,可悲。

她瞬间崩溃,继而声嘶力竭地大喊:“既然你爱她,那你去找她啊,你祸害我和她蒋诗琴干什么?”“闭嘴”张闯被气得火冒三丈,一时没忍住,照着轻寒的脸上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这一巴掌他使出了最大的力气,以至于把轻寒打得跪坐在地上,双手支撑着地面。她被张闯的这一下子打懵了,一时间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直到脸上出现火辣辣的痛感,她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挨了打。好疼啊,在她的记忆中,这还是张闯第一次动手打她,竟是为了那个女人。但是轻寒不知道,这其实是第二次,第一次是她三岁那年不小心打翻了张闯亲手做的豆腐汤,当时的他情急之下打了她的屁股,全然没有在意被汤烫伤的轻寒,幸亏她不记得了,否则会从小便恨他。张轻寒跌在地上这一幕,她觉得甚是熟悉,仿佛很久以前发生过,她仔细一想便想起来了,在自己的梦中,她曾被张闯打倒过无数次。一瞬间,她所有的骄傲、所有的成就统统被踩在了脚底,她还是从前那个得不到父爱的可怜女孩。突然,她冷笑着,然后用手捂着脸慢慢地站起,凄惨决绝地说:“哈哈哈哈,你知道吗?我等这一巴掌好多年了,如果说从前我对你是爱恨交织的话,那么如今便只剩下恨。你打我这一巴掌,算是我还清了你张闯生我养我二十五年的恩情,从此,我们两不相欠,你不再是我爸。今生今世,生生世世,永生永世,我都不要再做你的女儿。”说着,夺门而出,刚一出门,两行眼泪直涌下来,她一面哭一面跑,悲痛欲绝地想,虞子姝从来没有恨过我,她甚至都没有见过我,也并不知道我的存在,但我却活在她的阴影里,痛苦了二十年,多么可笑,多么可恨。

张轻寒那里痛不欲生,张闯这儿同样悔恨交加。平日里无论他把轻寒骂得多惨,可他到底是她的父亲,他是爱她的,只是可能在方式上粗暴了一些。其实刚才他那一耳光下去的时候,他就已经后悔了,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轻寒就已经跑出去了,终究还是太迟了。张轻寒觉得父亲为了多年不见的初恋而对她暴力相向很是委屈,可是难道张闯心里就好受吗?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要与自己断绝关系,这又何尝不是锥心刺骨般的疼痛。冷静下来以后,他越发后悔,开始一遍遍地给轻寒打电话,然而轻寒早已关机。他隐隐感觉不妙,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。向诗琴坦白一切,让她去联系轻寒?他是断然不敢这样做的,事情本来已经够乱的了,要是再被诗琴知道,他把女儿气得离家出走,她非得和自己拼命不可,还是等一等轻寒气消了再说。可是他错了,他不知道在此之前,轻寒已经原谅了他无数次,而这一次是轻寒彻底爆发,也是无法挽回的一次。凡事总有限度,哪怕骨肉至亲也不能例外,如果一个人一直被伤害,总归是有支撑不住的一天。试想,如若什么事情都可以达成和解,伤你至深的人也能够得到原谅,那么你所遭受的委屈和承受的痛苦又算什么?只是因为一句忏悔或是一种特殊的关系,就轻易忘却自己的痛苦,实在太卑微、太残忍了。

张轻寒就那么漫无目的地跑着,她的大脑刚刚被张闯那么一刺激,回想起很多尘封多年的往事来,她小的时候生病,不停地咳嗽。张闯嫌她麻烦,竟让她在寒冬腊月里到大门口去咳嗽,还说咳嗽好了才能回家,最后还是诗琴制止了他;她十岁那年跟着张闯去逛庙会,要过马路了,张闯没有管她,而是一个人头也不回地走了过去。等到他站在对面催促着轻寒赶快过去时,轻寒才犹豫着迈开步子。可是当她刚走到马路中间,不远处突然冒出了一辆飞驰的摩托车。她被吓傻了,既不敢跑到张闯身边,也不敢退回原点,就那样愣在原地。几秒钟后,摩托车开到她面前,并在距离她半尺远的位置刹了车。自己遇此危险,张闯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和后悔,反而说她连马路都不会过,简直是个蠢货,怎么没让车给撞死?旁边的老爷爷听不下去为轻寒说话:“你这个人脾气怎么这样坏,孩子差点就被车撞到,你不安慰也就算了,竟然还诅咒自己的孩子,你算什么父亲?”张闯听后勃然大怒,他怒目圆睁、气急败坏、恶声恶气地骂道:“我怎样对待孩子是我自己的事,还轮不着你个外人来说教,你又算老几?”还有一次,诗琴回了娘家,只留她和张闯二人,到了饭点,张闯给她做烙饼吃,可是因为技艺不精导致饼烧焦了,轻寒打电话向诗琴抱怨,张闯听见后骂她是喂不熟的白眼狼……生平第一次她恨自己的好记性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天才一秒记住【沸腾中文网】地址:ftzww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就要触手贴贴!

就要触手贴贴!

头发多多
【收尾中-已肥可宰】封面触手来源@豆籽【文案】:未来世界,异种入侵。怪物,异象,灾厄接踵而至……人类每日都在生死的边缘痛苦挣扎。——叶云帆就在这样的世界醒来。睁眼的那一刻,整个世界天昏地暗,海啸滔天,犹如世界末日。就在这时,叶云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粉色小章鱼。......虽非人哉,还好不会淹死。可下一秒,无数可怖的怪物便咆哮着从巨浪中爬出,它们长开血盆大口,露出森森利齿。叶云帆:!!!小
言情全本69万字
薄雾[无限]

薄雾[无限]

微风几许
【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@风太大我听不懂】【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,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】超忆症,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,大到世界转折,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。他们过目不忘、求知若渴,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。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。另外,传说他是个Gay,长得还很漂亮。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炸开了锅。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,深度恐同。不仅凭着超强
言情连载42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娇生惯养六阿哥(清穿)

娇生惯养六阿哥(清穿)

维修李师傅
【每天0点更新,9.15号入v,入v当天万更~】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,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。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,他悟了。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。*因时空乱流,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,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。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,国运越强,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,拿出来的物品越多,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
言情连载80万字
超神:文明崛起

超神:文明崛起

撒娇的野狗
在弱小中崛起,在混乱中盛放,神权时代已然落幕,谁敢自称“神”?这是凡人的星舰巨炮时代……
言情连载32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