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沸腾中文网ft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方才在主峰,众人围观,他并不想在其余四城主面前露出底细,如今落于这皑皑白雪间,无人追拦,淼渺无迹,便再无顾忌,刀法骤然狠辣起来,是刁钻古怪,花样辈出,只重小节,而不论大势,与大漠中伏击他们的,只争利益,不论胸襟气节的三流杀手一般。

此地多生黑岩,又有松林如云,离山顶有些距离,且顶上雪轻,生高大山石拦断,倒是不怕引起崩塌,因而他那刀,大有催命之凶,仿佛只有刀的主人死去,才能令人安心。

荆白雀却安之如素,只哼笑道:“有本事尽可来取!”

眼下她抽身,拉开仆步,也不再跑,竟也起了性子,转守为攻,要和他强硬地来一场格斗!

——

雪顶之上,乌牙轻功一纵,便要追过去,却被宁峦山防着,他刚一个起跳,就被扑到雪里。

乌牙:?

“脚滑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你背我回房,我是病人。”迎着乌牙满脸的疑惑,宁峦山厚着脸皮猛咳起来,也不等他反应,直接跳到他背上。

乌牙被他压得膝盖一弯,骂骂咧咧往回走:“我怀疑你在打我主意。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

“宁狗,不是我说你,你婆娘要被人揍了你还不急……”

宁峦山揪了两根毛往耳朵里一塞,遥望雪峰,不禁想:定然是昨夜说起山中异常,白雀生疑,有心想要借机试探,可万不能让这些人去坏了她的好事。

半晌后,他松开一只耳朵,半眯着眼道:“你是没见识过你嫂子的本事,就是罗摩道我站在这儿,她也照砍不误,更别说她当初还能从中原那个天下第一手底下逃生,有机会我让她跟你过过招。”

乌牙脸一黑:“不了不了。”

宁峦山笑着:“来嘛来嘛。”

“你大爷的!”

宁峦山沉默了一瞬,拍拍他的脸:“大爷,来嘛来嘛!”

几位路过的使女,红着脸低头跑开,亭瞳坐在阁楼上,意味深长地瞧着他俩,敖格边走边回头看,差点撞在石头上,那些苦修的信徒,更是如避瘟神,药师扔过来不明膏状物体,评价了一句贵圈真乱,把门拍上。

乌牙脸更黑了,把他往雪地上一扔,气鼓鼓走开,他心里毫无负担,反正这家伙也不是真要人背,不过就是不想自己去坏事。

“走了,睡大觉去。”

少年重重踢上门,好像真气得不轻,却在宁峦山抖了抖大氅上的雪,进入隔壁屋子后,把门栓拉上,轻飘飘从后窗跳了出去。

一夜飞雪后,昆仑好像又冷了一些,刺骨寒心,可山外明明正瓜果飘香,人间正丰年大好。

——

昨日那药丸是好药,如今气走百骸,真元聚顶,一身轻松,荆白雀随即一个鹞子翻身,在山岩连蹬数脚,回马杀来,手中大夏龙雀翻转,一个跳劈携风带雪,打得苏赫踉跄。

苏赫的马刀宽背薄刃,即便精铁所制,却也十分沉手。

他将右腿狠狠扎进雪中,以此为桩,旋身甩刀,力出千钧,回手削下半块黑岩,只听头顶隆隆数声,阴云压顶,荆白雀提气,就地一滚,连劈数刀碎裂大石,自乱雨中穿出,前行绕过老松。

第六十二手,雁荡回天!

松针分锋,簌簌如雨,白影一闪落在苏赫身后,直取其后心。

苏赫如背后长了眼睛,粗喘两口气,马刀后甩,弯腰一折,其刀凌空,灌注八分内力。荆白雀嘿了一声,身法周转,但她身后便是斜坡,两侧岩壁太远,无法借力跳斩,只能飞身上了一棵幼树,一路奔至冠顶,借着树干弯曲的力度弹出去,双手握刀如风车,与之聚力一会。

轰——

树断雪飞,两人撤手,各退一步,谁也没讨到好。

苏赫战红眼,浑使乱刀,快斩一气,雪里的影子未动,他心头大喜,以为砍中,向前又快进两步,那影子才慢慢随雾气散开。

不好!

他心中念头浮起,但为时已晚,白影自刀光中迸射而出,咦了一声,最后飞来后招。

第九十二手,风波定!

风雪骤停。

苏赫坠刀脚边,连呼了三声“好”,冲她抬了抬下巴:“看来你是对城主的位置势在必行,只可惜五城论剑未至,这并不合乎规……”

“四城主你误会了,小女子并非要夺城主之位,只是忍不住想练练刀。”

“你拿我练刀?”苏赫盘膝坐下,脸色却红里透白:“你毁我屋舍,破我宝刀,竟然只是为了逼我出来练刀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玫瑰先生

玫瑰先生

觅芽子
——番外隔日更——(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,正常商贸往来,已报备编辑)——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,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,跪在佛陀脚下。佛陀门下众生百相,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,长身玉立,不染浮光。她看出了神,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。父亲告诫:“那是先生,不得无礼。”杂乱的街口,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。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。她吞了吞口水,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
言情连载42万字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宁翊
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,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。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,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。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,他天天喝茶看报,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。直到——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,丈夫远在国外。弟弟求到面前,给他塞了套西装,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。他叹了口气,脱下真丝家居服,戴上金边眼镜,出席商业谈判。第二天,弟弟拿下了项目,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,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。
言情全本38万字
穿书八零,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

穿书八零,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

甜糕猫猫
【感谢大家支持,防盗比例80%】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,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。直到有一天自称是“拯救女配”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,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。同样都是当后妈:重生女主斗极品、甩渣男、夫妻和睦,赶上风口创业,生意做得红红火火。“她”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,势利眼、嚼舌根、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,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,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
言情连载62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