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天空乌乌沉沉,呼啸的北风吹得越发紧了,摇晃着光秃秃的枝干发出扑簌的声响。苏叶在门口等着第一时间接应自家姑娘,来福叫伙计端了个炭盆放到她脚边,揣度着自家主子的想法,选择对开了一半的、能看到地牢出口的窗户视而不见,转头专心致志地拨弄起炭火。

温暖的炭火烧得噼啪作响,从思拓手里捧着一盏有些烫的姜茶,他穿得厚,也没坐在风口,所以不怎么冷。陆闻砚让他回家歇息,但先前已经让陆良白跑出去过一次的从思拓摇摇头拒绝了,只道:“等会儿怕是要下雪。”

陆闻砚披了件大氅,眯着眼睛看外面:“嗯。”

端着酒壶过来的伙计瞧见大开着的窗户,“哎哟”一声忙要上前来把窗户关好。

“让它开着。”陆闻砚略略偏转目光,来福会意地放下钳子,上前递了些钱给那伙计,小厮道:“再端个炭盆上来,要烧得最旺的。”

伙计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宁愿花钱多要炭盆也不愿意把窗户关上,但对于这位出手豪绰包下整座客栈一天的客人,还是麻溜地应了,不一会儿就端了个新的炭盆进来:“客官们先用着,烧得不暖了尽管叫咱们。”

门被再次关上,从思拓忽而听见陆闻砚发问:“你对三年前的燕北之战……了解多少?”

这实在是个宽泛的问题,但陆二哥此时问自己这个,应该不是想闲聊什么,从思拓想到执意要亲自审问陆良白的乐安郡主——她出身黎家,那个和燕北之战息息相关的家族。

“我对打仗实在不了解,”从思拓犹豫地压低了声音,问道,“是郡主怀疑……燕北之战和……那位有关么?”

“……不知道,她不肯和我说,不过能叫她念念不忘至此的,还能是什么呢?”陆闻砚随意地将手里的杯盏搁到旁边的桌子上,目光再度落到窗外,放得很远,“我实在不喜欢有人瞒我。”

从思拓端着自己的杯子,谨慎得一言不发,心想:要不说陆二哥你难搞呢,你这成个亲都显得比严大哥复杂。

“但我也没什么办法,”陆闻砚一手放在膝头,一手在轮椅把手上轻轻地点了点,“总不能威逼利诱。”

哪有对自己妻子用上“威逼利诱”四个字的,从思拓有那么片刻觉得难言,但他又想到这位好友过往的手段,一时不知道该说是友人太不走寻常路;还是该说这么看来你确实看重郡主。

“永和十一年冬,承恩伯府被诛三族,那时我已经回家休养。”陆闻砚一边说一边在心中盘算,“燕北之战发生在永和十二年夏,开战二十天后燕北城破,镇国公、镇国公胞弟及其次子身陨。”

同年秋末,镇国公夫人与其长子破釜沉舟,重整军队深入敌营,大破敌军斩杀金王,两人后来伤势过重而亡。直到战争结束,黎家阖府上下共计数十人殉国。蛮金元气大伤,与大虞签订盟约。

从思拓的年纪比陆闻砚小,彼时年纪也不算太大,不过他父亲是户部尚书,因此对朝堂之事还是比较了解,“镇国公是陛下伴读,又有从龙之功,”他思忖片刻,如实道,“家父说,陛下当初的确是准备杀了安王的,但……”

剩下的话陆闻砚也明白,当时负责押送粮草的安王是太后亲子,据说太后为了保全自己儿子的性命,向永和帝再三求情。但后来将安王褫夺封号,令其永世不得返京的命令,也看得出帝王当时气得不轻。

“不是都说当初致使燕北之战如此惨烈的原因还有一个?”陆闻砚在脑海里搜罗了一圈人名,总算对上,“陛下命东阳军营前去支援,但他们未能及时赶到。”

“我不懂武,只听家父说当时他们那些武将对此吵得很凶,有的说如果东阳军营能赶到,应该能力挽狂澜;也有的说,彼时几近入秋,沿途多雨,军队难行实在正常。”

“那时候康老将军还在世,上书为关永任担保,说他信得过关将军的品性。又说粮草送不到,东阳军营去了也只会一块送死。”从思拓抿了抿唇,“他老人家那段时间精神劲儿不太好都这么说,武将那边也就不好意思接着吵了,纷纷上奏要求陛下对安王从重发落。”

镇国公夫人康修婉是康老将军的小女儿,燕北之战让老人家失去了自己的小女儿、女婿和两个外孙,他是整个朝堂最没有理由包庇凶手的人。

“那位关将军为镇国公扶灵回京,我听说他是镇国公的旧友,”从思拓回想起那日的光景还是觉得历历在目,“他上来跪着说了自己的罪状,说完就要撞柱,力气大得三个武将都差点没拉住。别说我了,陛下估计也被吓了一跳。”

“后来还是康老将军连同几个人把他拽住了,他在康老将军面前跪下连连磕头,头破血流的实在惨,陛下看不过去,叫太监带他下去了。”从思拓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混乱场景,“后来那位关将军自请贬谪,调离了东阳军营,现在是在……”

“是在西南,做交州总兵,”眼见着从思拓陷入卡壳,陆闻砚接过话头,顶着对方“你怎么这也记得”以及“陆二哥你记得又何苦问我”的目光开口解释,“我也是这些日子稍稍打听了些,但当时具体在朝野上如何,我并不清楚。”

于是从思拓也沉默起来——陆二哥当初京郊坠马后浑浑噩噩,沉默颓废了许久,自己和严大哥登门去看他都不敢提什么朝堂上的事,也难怪他不太了解了。

“这么看来,主要还是安王办事不力,押送粮草的途中遭劫,致使燕北军损失惨重。”沉默片刻后,陆闻砚总结一句。

“应是如此,”从思拓点点头,随即试探着问道,“陆二哥,你是觉着……郡主怀疑当初粮草遭劫,背后另有隐情?”说话的人不免疑惑起来,他是知道陆良白背后象征着谁的,“但是那位插手粮草的押送……”

他说着说着皱起眉来,疑惑又犹豫:“实在是有些……”

乐安郡主是陆二哥的妻子,从思拓觉着用“草木皆兵”显得有些过了,琢磨半天只凑出来半句:“我觉着左相忙于义学堂已经胆大包天,若再把手伸到燕北之战去……”

“更像是自找麻烦?”陆闻砚替他补完后半句,条理清楚地道出对方的疑惑,“冯家以文入仕,若说干预科举还算得心应手,那么对军队所需粮草动心思确实有些勉强……我原先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冯家在朝堂扎根许久,通过笼络朝臣、布局义学堂的方式干涉科举,虽行事狂悖,但确实是个能疯狂敛财谋权的方式。不专心于已成气候的这条路,舍近求远地去插足风险颇多的燕北之战,的确怎么琢磨都有些异想天开。

陆闻砚又道:“但先前郡主让我查过陆良白私藏的一份茶叶,那包茶叶的油纸是安王府上才有的物件儿,原先我只觉着有些奇怪,但又觉得没准儿是她就是喜欢那种味道。近来我让各地的庄子对茶叶的品类再三辨认,发觉那是燕北之地才有的一种茶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沸腾中文网【ft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觉我形秽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公子衍
许南歌结婚了,她自己却不知道,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!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,从小摸爬滚打,苦苦求生。一个是天之骄子,高高在上。两人地位天差地别,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,可等着等着,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: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离婚?”众:??【女强,马甲,霸总,强强对决,1V1】
言情连载102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妖妃兮
人设: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:(全文存稿放心入坑,使用指南简介下)沈映鱼死后才知道,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。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,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,待他权倾朝野后,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。重来一世。她望着家徒四壁,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,记起自己的结局。她决定,改邪归正!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,日子过得也满意。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,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,却频发意外,似有何处
言情连载26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雾色纠缠

雾色纠缠

白鸟一双
★正文完结,番外ing~下本《孤独月亮》!☆强推好基友好文~破镜重圆《冬宜两两》by絮枳,小甜文《冬日特调甜摩卡》by葫禄,文案见下!★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|先婚后爱|男主暗恋成真,微博@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,雷厉风行,阴沉威吓,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,从未失过分寸。在此之前,南城没人想到,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。订婚前夜,酒吧里,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,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。男
言情连载30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