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之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沸腾中文网ft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司命殿来了天兵司的人,以贪赃枉法、私事公办、欺上瞒下、混淆命薄、草率从事的罪名把司命抓了起来。

司命看着领头的扶摇,惊道:“你来真的?你疯了!”

扶摇面无表情,冷笑一声:“西王母和东君会亲自调查,她们不会冤枉好人更不会放过坏人,是真是假,一查便知。”

司命如鲠在喉,咬牙切齿。

他被押走后,扶摇目光一一略过大眼瞪小眼两眼迷茫的司命殿的弟子们,最后定在昙音身上,什么也没说,转身跟上天兵司的脚步。

师兄师姐们围上来,问她怎么了?

昙音说不出来话,她在看到雁沄命薄不对的时候立马去告知西王母。

师兄:“上午的时候扶摇把师傅带走,师傅带着一身伤回来,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被带走,师妹,你说实话,你当时在师傅的书房干嘛呢?”

昙音也没想到效率这么快,还以为她们会对师傅和雁沄注意一些,谁知道下午就来了。

一位眉心有黑痣的师姐却不奇怪,道:“其实早晚的事,师傅有时候确实做的不对。”

师兄:“啊?什么意思?”

师姐忿忿不平:“你忘了缘姥和孟婆的事了?若不是师傅将两人职位混淆,她们关系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僵化。”

师兄没反驳,他知道此事,但看姻缘阁和奈何桥没什么异样,本以为这事儿就此揭过了。

师姐:“师傅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上来了,总是忘东忘西,若没有我们在侧提醒,恐怕早就一团乱麻了。”

师兄:“可是公办私事和贪赃枉法这两样是不是有点冤枉了,师傅可从没做过。”

昙音适时补充:“上个月刚升仙的郁离仙子本应该可以去其他地方的,但师傅直接把她送在雁沄身边,因为苍檀上神发了话,所以......”

几人的目光齐齐聚焦在她身上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昙音讪讪:“我当时在场。”

她们好半响没说话,气氛霎时间沉寂下来,大家你看我我看你,无言道:“好吧,咱们师傅——”

“去去去。”师姐打断,以防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,“都没活干闲得慌是不是,树干检查了吗?命薄整理记录好了吗?前段时间命树身上的窟窿修好了吗?长歪的命薄发现什么问题了吗?”

话音一落大家顿时鸟走兽散,各忙各的去了,掌事的走了,不代表司命殿倒了,大家该忙活忙活,他们的任务是看护管理命薄,不是奉承管事。

昙音却没动,问师姐她刚才说缘姥和孟婆的事。

师姐小声说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除了司命殿没几个人知道。

缘姥和孟婆是异卵同胞的双胎姐妹,两人从小到大形影不离,除了样貌不同,什么都类似,连修炼经历都大差不差,甚至连升仙那天也是一前一后。

共同升仙本就少见,又因为是亲姐妹,更是稀有,引仙人把她们带到司命殿分配工作的时候,引起很多仙人关注。

当时姐姐的命薄给出玉京等选项,妹妹的命薄给出地府等选项,虽是同时升仙,但任职的地方确实大相径庭,一个天一个地。

这两样差事没什么问题,可地府光线终日昏沉不见阳光,大家多多少少会更喜欢来九重天任职。

当时两姐妹倒没觉得有什么,姐姐选择姻缘阁,妹妹选择奈何桥,然后各自去往自己任职的地方,本来相安无事各司其职,但有一年蟠桃宴两人时隔很久再次见面。

当时有个司命殿弟子也在场,听到西王母叫她们的名字总感觉哪里怪怪的,回到司命殿之后特地找到她俩的命薄,发现两人的命薄脉络像到好似拓印一般。

但是唯独在后半段走向诡异,姐姐本应该待在地府却在玉京,妹妹应该待在玉京却在地府,两人各自走了原本大道的小路,且怎么看都像被影响而非本意。

叫来其他弟子询问观看,这才得知这个结果不是当事人的选择,而是司命把给两人的命薄混淆,姐妹俩的职位互换,也直接导致她们命运被干扰,偏离原有路线。

司命知道后立马去找到两人拐着弯说起此事,结果她们听出不对,立马猜到是司命的失职,姐姐执意要换回来,司命说木已成舟,最好还是以现状为准,妹妹也赞同司命。

姐姐不愿,这是她们久别重逢后的第一次冲突,她不明白为什么司命的过失要让她们来付出代价,而妹妹还站在她的对面。

妹妹却说现在挺好的,她们都已经习惯手中的职责,再换回来容易出错。

两人因此大吵了一架,不欢而散,至此姐们俩的关系因为此事越来越僵化。

之后姻缘阁缺人多次向司命殿反应,司命没有一次带人过去,缘姥觉得他给她穿小鞋耍威风,每每想捅出此事,但都因为妹妹忍了下去。

其实不是司命小心眼,单纯是因为他忘了而已。

每位升仙的仙人到司命殿分配职位,命薄给的指示其实是有好几种,可以供给选择,但司命每次都将姻缘阁的选项放到最后,且只讲解前几个选项的好处,忽略掉姻缘阁,新晋仙子肯定会优先选择第一第二,这也导致迟迟没有人去。

每当新晋仙子被引仙人带走他才想起来,懊恼忘记这茬,然后告诫自己下次一定将选项放在前面,但每次都忘记。

虽然司命殿的弟子们知道自己师傅的德行,不过因为次次都忘记,她们有时也怀疑他是不是专门给缘姥找不痛快,她们有好几次提醒,他都口头答应,转眼又把姻缘阁放最后,讲解也净说一些没用的。

大家都有忙不完的事,这事鲜少人提起,自然知道的也少之又少。

昙音唏嘘,以前还不觉得,现在才知道师傅已经忘性大到影响事态的程度,顿时觉得他被抓也不亏,若放任不管,长此以往,迟早要乱套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