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!?

omg!莱亚的情热期提前竟然是因为她做的饭?

那菌菇就是最常见的那种,她怎么知道莱亚会过敏,温祁烟欲哭无泪,也不知道她那点账户余额够不够赔偿的。

莱亚淡淡道:“厨师我辞退了,他没有认真核对我的过敏源食材表。”

对呀,菜又不是她买的,温祁烟的心放回到肚子里。

她苦着一张脸,双手合十在身前作揖,“我的好少爷,求求了,能不能发给我一张您的过敏源表格。”

似有似无的寒铁信息素随着女alpha的动作缓缓飘来,莱亚感觉到自己的腺体微微发热,安抚剂即将失效,他努力压住喉间的喘息,摆摆手示意温祁烟出去。

哪怕他的灵魂一直在渴望,他也不想要面前这个没有心的人的安抚。

看到莱亚摆手,温祁烟眉梢挂上一丝笑意,她就说嘛,莱亚就是面冷心热的人,这点小事儿怎么会和她计较呢?

看来这件事算是翻篇了,她点点头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,快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异响,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愣在了原地。

莱亚的脸泛着奇异的红,眼里蓄满薄薄一层水雾,整个人瘫软在床头,清瘦的胳膊从白色睡衣里探出,挣扎着在床头柜里翻着什么。

温祁烟无声叹气,姐最大的弱点就是心软,尤其见不得炸毛的小猫咪受罪。

她快步走了回去,这才看到莱亚想要拿的是安抚剂,扬了扬眉毛,这么快就失效了。

拿起药盒温祁烟忽然想起昨晚的事儿,脸红了一下,好在她现在皮肤黑了一些,看不出来。

她把新药盒送到莱亚的手里,犹豫着开口,“你还好吗,莱亚?”

一回生二回熟,温祁烟心里琢磨着,要不就再帮他打一次安抚剂,就是不知道小祖宗清醒的时候,会不会好好配合她打针。

“滚出去。”莱亚一把抢过安抚剂,气若游丝地骂道。

果然还是昨晚的莱亚最可爱,温祁烟腹诽着,看他实在难受忍不住补了一句,“要不要我送你去医务室吧?”

“呵,你是希望温炙炎马上得到消息冲过来吗?”莱亚一声嗤笑,“行了,叫你滚出去,听不懂啊?”

温祁烟:“……”

她就多余问,看他有劲儿骂人,估计自己打针也不成问题。

温祁烟恭敬地鞠了一躬,再次转身走了出去。

莱亚手撑着额头,感受到腺体越来越热,防护贴已经挡不住橙花信息素的逃脱。

他连用手打开安抚剂包装的力气都没有了,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,他死死咬着嘴唇,生怕吐出心里那句‘留下来’。

手扶到门把手的瞬间,温祁烟停下了脚步。

橙花信息素彷佛不舍一样,追在她身后,围绕着肩膀打转,不似昨晚的清甜,温祁烟闻到了一丝苦涩的味道,心里泛起怜惜。

心里犹豫了一下,明知道会被骂,还是转身回去了。

冰凉的手指从莱亚的手里拿走了安抚剂,莱亚使劲瞪大眼睛,眼前还是模糊一片,只得用力抬头想要确认,是不是她回来了。

随着一声轻柔的叹息,刺痛的感觉从颈后的腺体处传来,微凉的安抚剂顺着颈椎而下带来战栗,莱亚闷哼一声,落下几滴眼泪。

“你为什么要回来,我的事与你无关。”他听到自己在问。

女alpha轻声哄道:“嗯嗯,是我不好,别生气了。”

“好疼。”莱亚呢喃道,忍不住挣扎。

女alpha的动作更加温柔,另一只手安抚地拍着他的后背,“乖啊,马上就好了,我轻轻的。”

莱亚还有许多话想问,却抵不住情热期反复发热带来的疲劳,眼皮越来越沉,意识也逐渐模糊,即将睡着之前,他突然抬手抓住她的衣角,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般,不愿松开。

莱亚无意识地蹭了蹭,放任自己坠入梦乡。

望着沉沉睡去的omega,温祁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差点儿没经住诱惑。

幸好她早有准备提前贴了防护贴,不然信息素跑出去,更解释不清了。

但是,她的上衣看起来是保不住了呢,温祁烟为难地看着抓着自己衣服不放的莱亚,没想到情热期的omega这么粘人。

算了,对比起自己的工资,衣服就便宜多了,她小心翼翼地把上衣脱了下来,捡起了安抚剂的盒子。

这个安抚剂是不是保质期快到了,怎么没一会儿就失效了。

犹豫了一会儿,她还是决定趁着莱亚睡觉的时候,去一趟校医院。

得开几盒新的omega安抚剂,嗯,还有alpha防护贴,也得来几盒,她的马上就用完了。

也不知道莱亚会不会给报销。

想到这儿,温祁烟终于意识这份工作的难点原来不是体能上的考验,而是意志力与人性的考验。

*

周末学校里的人不多,温祁烟换了一身训练服,去的路上可以顺便活动活动身体。

一周没怎么训练,关节都有点僵硬了,看来还是得早起,恢复在护卫队的生活,晚上也要去找乔丽练习格斗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沸腾中文网【ft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当社畜成为女Alpha后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妖妃兮
人设: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:(全文存稿放心入坑,使用指南简介下)沈映鱼死后才知道,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。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,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,待他权倾朝野后,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。重来一世。她望着家徒四壁,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,记起自己的结局。她决定,改邪归正!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,日子过得也满意。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,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,却频发意外,似有何处
言情连载26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