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明是这么大个人了,低敛眉眼的模样却依旧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兽,宣燃有点儿想笑。

事实上,他也确实没忍住,轻轻笑了一声。

“人家明明担心的不行,你还笑我?”稍稍抬头扫宣燃一眼,夏沐秌又再次地垂下头,声音也跟着沉下去了些,“你不会不要我的,对吗?”

如果说刚刚声音里还透出黏黏糊糊的装可怜意味,此刻夏沐秌的声音里,则更多的是急切,只是在这种急切之下,还包裹着某种情绪,宣燃试图分辨,然而夏沐秌说完这句话后,并没再次开口的意思。

“拥有一切跟要不要你又不矛盾。”宣燃只能率先开口,“我是很贪心的,拥有的当然越多越好。”

“是吗?”沉默片刻,夏沐秌压着声音问:“那人...也要越多越好吗?”

“人?”宣燃想了想,“人肯定也越多越好,一个洗衣服、一个做饭、一个收拾家、一个开车,还可以再来一个负责买菜的。”

清洗工、厨师、保姆、司机和采购员,虽说现在生活里请不起这么多人,但以后要是有机会,宣燃真不介意多请点儿人来干活。

至于现在集洗衣、做饭、收家、买菜为一身,未来还可以开发出司机功能的夏沐秌,宣燃更期望他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只是这小崽子到底想做什么?宣燃还真不太清楚。

不清楚的事儿及时弄清,这是宣燃大部分时间里的人生准则:“对了,你以后想做什么?”

夏沐秌没搭理他。

“说话啊,你以后想做什么?”宣燃用脚尖碰了碰夏沐秌小腿。

夏沐秌抬头瞪宣燃:“你。”

“我怎么了?”宣燃被瞪得莫名其妙。

踹小腿这种动作他经常做,小崽子应该早就习惯了才对,何况他今天不是踹,只是用脚尖轻轻的碰。

“碰都不行?还学会瞪人了?”宣燃惊奇。

“可以碰。”夏沐秌依旧咬牙切齿瞪着宣燃,“也可以踹。”

听宣燃又问了一遍,夏沐秌嘴里依旧重复着刚刚那个“你”字。

宣燃沉默片刻,福至心灵:“你是问我以后想做什么?”

这个问题宣燃还真想过:“我喜欢化学,以后如果还这么喜欢,就去国外实验室深造。”

去深造的事儿,宣燃已经考虑了很久,如果不是顾忌夏沐秌的情况,他此刻应该已经沉浸在了实验的海洋。

“我的说完了,该你了。”回味了一小会儿做化学实验时的愉悦,宣燃再次把话题带回夏沐秌身上,“你跟我不一样,你每个科目都好,我实在想不出来你以后会做什么。”

不知道是对未来迷茫,还是对自身喜好迷茫,夏沐秌听完宣燃大段的话后,除了个“你”字外,依旧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
说不出来就说不出来吧,宣燃无奈地想,反正现在才高一结束,小崽子的高中生涯还剩下两年。

现在搞不清楚喜好没关系,宣燃坚信经过未来两年的高中生活,夏沐秌肯定可以搞清楚。

实在搞不清楚也不要紧,还有他呢,这两年他会留在江城,留在夏沐秌身边,帮着他一起梳理、一起寻找,一起迈向美好的未来。

自己都打算这么努力了,享受享受夏沐秌的伺候也是理所应当,于是整个假期,宣燃早睡晚起,悠闲的享受着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美好生活。

当然,他也没白享受,在吃饱喝足之余,宣燃也认真观察着夏沐秌,以期能快速帮他找到兴趣点。

观察着观察着,宣燃真观察出了点儿东西。

除了习题集和作业本外,夏沐秌书桌上还有个图画本。

在写作业之余,宣燃曾经几次看见夏沐秌翻开图画本,图图抹抹好半天。但跟别人马克笔齐上阵的画法不同,夏沐秌即使涂抹,手上拿着的也只是根黑色水性笔。

用彩笔宣燃能理解,用铅笔宣燃也能理解,素描嘛,但是黑色水性笔?夏沐秌这小崽子的爱好,难道是速写?

带着疑问和好奇,宣燃某天趁着夏沐秌去买菜,偷偷溜进书房,翻开图画本,看着图画本里的东西,宣燃…

宣燃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中,差点儿一口气没喘过来。

倒不是夏沐秌画的多么复杂、多么好,当然,画的确实也挺好,但重点不是这个,重点是这个画里的内容有点儿惊悚了。

也可能只是这页是这种风格?定了定神,宣燃试图平静地往后翻。

然而,后一页的内容也是同样惊悚。再翻一页,依旧惊悚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沸腾中文网【ft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主角崽崽真的好难养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宁翊
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,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。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,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。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,他天天喝茶看报,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。直到——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,丈夫远在国外。弟弟求到面前,给他塞了套西装,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。他叹了口气,脱下真丝家居服,戴上金边眼镜,出席商业谈判。第二天,弟弟拿下了项目,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,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。
言情全本38万字
今日雾宜

今日雾宜

伞上星卷
【正文完结!】【下一本《不听雨》,求个收藏,wb:@伞上星卷儿】[破镜重圆/浪子回头hzc/校园到都市]白切黑男绿茶x温软倔强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,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。天之骄子的景峥,情书收到手软,被众多女生追逐,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。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、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。两个人毫无交集,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。直到偶然一天,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。大家终于知道,原来他们
言情连载46万字
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

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

桑沃
言情连载454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自古沙雕克反派

自古沙雕克反派

纪婴
*在悬疑志怪小说《苍生录》里,江白砚少时孤苦,因血脉特殊,被收留于长安施府。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,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,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,祸乱天下。施黛一朝穿越,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,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。不幸的是,她没能把小说看完。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,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、总受欺负的小可怜。*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。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。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
言情连载4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