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硬刚那个始乱终弃的前夫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沸腾中文网ftzww.com

裕亲王守在牢门口,静静看了两人半晌,哑然失笑。

他倒没料到林思瑶还真是来看望蔚怀晟最后一面的。

待护送了林思瑶回王府,裕亲王打了个哈哈借口外出,却是原路返回了牢房。

彼时天光已尽,蔚怀晟面前的油灯未续,整个人笼罩在一团黑暗之中,也看不出方才的平稳和煦。

裕亲王自小厮手中接过灯笼,推门而入。

门“吱呀”轻响,房内静坐的人古井无波地转过头,神情冷肃。

“你是知道林思瑶的性子的。”裕亲王颇为无奈地张口,将灯笼放稳在案上,堪堪照亮了这一方角落,接着说道:“你别看她有时候倔强还小孩脾气,其实她最怕亏欠别人情意,若欠一分,她就要付出十分来偿还,如此才踏实地过自己的小日子。”

他说完看了看蔚怀晟的脸色,见并无异样,便举了一个鲜明的例子:“杨睿不就是拿捏了她这点,才敢与她胡搅蛮缠。”

蔚怀晟垂眸盯着那灯笼,幽黑瞳仁中倒映着忽明忽暗的火苗,缓缓道:“所以我才叫王爷瞒着她。”

他渴求的,不是林思瑶的知恩图报。

方才林思瑶肯来牢房之中探望自己,他自然是欣喜非常。

可细细打量后不难发觉,林思瑶隐匿于眼中的担忧与惊惧并不夹杂半分情意。

当年龙跃峡的不告而别,林思瑶以为他身临险境,曾远赴千里追寻他的踪迹。

两人久别重逢,林思瑶那时犹如突逢甘霖,失而复得地紧紧抱住了他,向他低声诉说思念。

正是因为感受过炽烈滚烫的爱意。

再面对她这样不冷不热的敷衍与客套后,就愈发冷彻心骨。

蔚怀晟微叹:“我不想让她认为我在联合王爷演苦肉计。”

在林思瑶面前,他维持的风度与文雅总是不攻自破,透露而出的却是最真实的他。

自私、鄙薄。

临死前,他总要留给林思瑶最好的一面罢。

裕亲王重重地一拍桌子,薄怒道:“你还真想大义赴死?”

眼见得不到半点回应,裕亲王将心头的怒火压下去,知晓再劝导也是没作用,眼珠一转,哼笑道:“你是慷慨就义了,可你说太后下一个会朝谁下手?”

蔚怀晟倚在桌边的手指微不可察地蜷缩了一下,看在裕亲王眼中是信心倍增。

裕亲王心知打蛇打七寸,说话拿捏重点的必要性,紧跟着说道:“失去你的庇佑,林思瑶性子又倔又要强,这往后的日子恐怕是不好过哟!”

蔚怀晟猛然转头,道:“王爷竟不准备管她?”

他是个心思机敏的,早已看出裕亲王待林思瑶与众不同,只是一直不曾知晓其中缘由。

他也曾试探地问过林思瑶,但林思瑶对与裕亲王之间的交情讳莫如深,严防死守。

裕亲王闻言一怔,随即讪笑道:“我?哈哈,我可是最怕麻烦的了,不想平白无故惹一身腥。”

蔚怀晟阖下眸来,深深地换过一口气,这才重新睁眼咬牙道:“杨睿如今身份不同从前,躲在他的羽翼之下,阿瑶也能一世为安。”

他虽痛恨杨睿,可现如今朝堂动荡不安,乱世之中让林思瑶独自漂流又极不现实,如此也只能将林思瑶托付给杨睿。

裕亲王对此却不甚乐观,他抚案凑近蔚怀晟,冷不丁提起了旧事,“滴血验亲那日,杨睿带着林思瑶款款而来,并不是抱着必胜的决心。”

蔚怀晟果然十分在意地看了过来,裕亲王笑了声,继续道:“杨睿在那大殿底下埋了数不清的□□,想待人群聚集时便点燃,说起来,我们还得感谢你,要不然早就做了冤死鬼了。”

“杨睿他竟敢!”

蔚怀晟霍然起身,嗓音惊骇而愤怒。

杨睿他竟明知是死局,还故意带着阿瑶一同赴死!

“这下,你明白我的深意了吧。”裕亲王见事有转机,缓缓坐回原位。

虽然杨睿想要炸死他们来达成同归于尽的目的太过惊世骇俗。

可裕亲王倒是能理解一二。

杨睿自小生在钟鸣鼎食之家,养出了骄纵恣肆又霸道的性子,行事也是极其利己。

蔚怀晟的眉宇间迅速积攒了滔天的怒意。

整个人犹如出鞘的利剑,冷锐而锋利。

蔚怀晟在牢中的这些时日,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。

太后的猜忌之心愈发浓重,这牢中每日被关押进来的新犯人一只手也数不过来。

隔壁每日从早到晚的嚎叫与哭求也从未停歇。

被用刑之人也不乏他曾经的同僚。

不管他愿不愿意接受,都得承认:由他亲手捧起的一轮旭日,刚刚才在天际崭露头角,便又如坠落的流星般,轰然消逝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铁铁小板凳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沸腾中文网ft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妖妃兮
人设: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:(全文存稿放心入坑,使用指南简介下)沈映鱼死后才知道,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。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,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,待他权倾朝野后,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。重来一世。她望着家徒四壁,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,记起自己的结局。她决定,改邪归正!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,日子过得也满意。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,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,却频发意外,似有何处
言情连载26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公子衍
许南歌结婚了,她自己却不知道,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!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,从小摸爬滚打,苦苦求生。一个是天之骄子,高高在上。两人地位天差地别,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,可等着等着,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: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离婚?”众:??【女强,马甲,霸总,强强对决,1V1】
言情连载102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