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与宦为谋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沸腾中文网ftzww.com

薛淮倏的一怔,眼底泛出难以察觉的光。她竟真的在考虑我们的以后。

或许从对姜嫣倾心的那一刻起,权势对于自己已经没有了意义,哪怕如今位高权重,权势滔天,自己也并未觉得有多畅快,唯一的好处只是可以更好地护她周全。

他记得自己曾说过所求不多,只要能长长久久地看着她,哪怕站的远一点。

可是人是会变的,薛淮定定地凝视着姜嫣的眼睛,心里忽然就起了贪念——有关玄策军惨案的隐情就当作不知道罢,就当做自己从未听过那番话。这个人,这颗心,他想牢牢地握在手里。哪怕手段并不光彩,哪怕姜嫣将来会恨自己。

都是生来为人,都有七情六欲,好不容易盼到的光就在眼前,怎能心甘情愿地堕回黑暗里。黑暗里的滋味太苦了,自己熬了那么多年,拼尽力气走到现在,哪里还有回头的勇气。

气息颤颤悠悠的呼出肺腑,薛淮想起曾有人含着满嘴鲜血骂自己卑鄙无耻,自己当时激愤不已,亲手用弓弦勒死了那人,然而此刻回想起来,他忽然觉得那人说的很对,自己不仅卑鄙无耻,还胆小懦弱,连正面和高淳一较高下的勇气也没有。

可是这又哪里能怪他呢?

高淳是皇帝,是姜嫣的青梅竹马,而自己……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?他在心底暗暗苦笑,苦涩漫到了眼里,刺得他眼睛生疼。他在疼痛中张开嘴,听到了自己轻而哑的声音:“没关系,只要你肯带我走,哪里我都跟你去。”

姜嫣目光幽幽的:“离了皇宫,你会处境艰难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他在紫禁城里是权势滔天、人人惧怕的权宦,出去了只能是半男不女的阉人,不阴不阳的怪物,人人鄙夷、人人厌弃,任凭谁都可以来踩一脚。他知道,这些他都知道,可是相比能与姜嫣厮守终生,他觉得这些都没什么,都可以忍受。

伏在膝盖上的双手攥握成拳,薛淮努力压制住心口的激荡:“但是真的没关系,我不怕他们怎么看待我,我只怕你会因我受委屈。”

姜嫣唇边含了笑:“我不委屈,我们到时候可以选一处人少的地方,就我们两个,只是天长日久的,保不齐你会腻烦。”

薛淮一摇头:“不会,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哪怕只是消磨光阴也很好。我们可以春观万物复苏,夏看百花齐放,秋盼落日斜阳,冬天……外面下雪的时候,我给你在屋里支个炉子,我们围炉煮茶吃。”

姜嫣被薛淮的话牵动得想入非非,粉白的脸上漾出一抹淡淡的粉红,是个女儿家娇羞的模样。

薛淮看着她这副模样,恨不能立刻带她出宫,将方才所言变为现实。若真的变成了现实,他心头一颤,不敢想象那会有多美好。思绪在幻梦与现实中跌宕起伏,他几乎快到沉浸其中溺死过去,忽然手背上一热,是姜嫣握住了他的手。

姜嫣今日穿着一件碧青色的对襟长衫,宽大的袖口挡住了她手上的动作,在薄薄的一层丝缎下,她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薛淮的手心,像只灵活的小鸟,一动一动,动的他心里心猿意马,意乱情迷。

他能感觉到姜嫣是真的爱自己。不是敷衍,不是作戏,眼睛不会骗人,此时此刻,姜嫣的整颗心完全属于自己。

这样很好,不要变,千万不要变。

船很快靠了岸,薛淮亦步亦趋的走在姜嫣的斜后方,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又斜又长。两人步伐从容的走在金色的长街上,一高一矮,正好差一头,若不是知晓他们的身份,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们很般配。

脚下的路很短,心里的路却很长。

姜嫣踏进永宁宫的宫门,走了没几步,迎面看见宝珍笑意盈盈地朝着自己疾走过来。她见后面还跟着薛淮,于是行过礼才道:“娘娘,您瞧是谁来了?”说完,让到一旁。

姜嫣抬头看过去,就见不远处的香樟树下站着一个人影,仔细一瞧,辨认出是孟云祥。数月未见,她身形清瘦了不少,神态也是怯怯的,原本粉粉嫩嫩的脸上多了几分暮气沉沉的憔悴感,姜嫣一眼便知她这是受了不少罪。

迈开脚步快速迎过去,她在孟云祥即将跪下去的前一刻抱住了她:“太好了,终于又见到你了。”

“姐姐……喔不,娘娘。”孟云祥眉头蹙了蹙,嘴唇一瘪刚想要流泪时,目光却无意间扫到了不远处的薛淮。双眼倏的睁大,她眼里浸满了恐惧。

姜嫣察觉到了她的异样,回头端详着她的脸,轻声开了口:“你能回来全靠薛掌印的帮忙。”

孟云祥迟疑了一下,接着跪地行了个大礼:“奴婢多谢掌印大恩。”

薛淮神色淡淡的:“起来吧,往后好好伺候娘娘。”

姜嫣连忙将孟云祥从地上扶起来。薛淮缓步走到姜嫣面前,轻声说道:“司礼监里还有事,微臣这便先走了。”

姜嫣轻轻一点头:“也好,云祥的事多谢你。这会儿天色暗了,走夜路当心些,若要去别的地方,记得多叫几个人跟着你。”

薛淮笑着一点头,背影很快消失在宫墙后。

姜嫣回头看向孟云祥,孟云祥今日刚刚进京,旅途劳顿,显得灰头土脸的。她回头唤来宝珍,嘱咐道:“去带云祥好好梳洗一下。”

孟云祥不知是累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,相比从前话明显少了许多,只是随波逐流式的依照吩咐做事。

姜嫣坐在美人榻上一边看书,一边等待孟云祥。及至小半本书翻阅完毕,门被轻轻推开,孟云祥携着一股淡淡的馨香走了进来,干净体面地站在了姜嫣面前。

姜嫣合上书,连忙招呼孟云祥坐下,孟云祥却是坚持毕恭毕敬的行了叩拜礼,及至礼毕,才安安稳稳地坐下来。

她变了,姜嫣心里暗暗叹道。随手将书放在手边的小几上,她微微附身朝孟云祥凑过去:“你在旧宫定是受苦了,往后你就安心跟在我身边。”

孟云祥轻轻一点头:“是,奴婢都听娘娘的。”

姜嫣看着她:“往后私底下没人的时候,还是叫我姐姐吧。”

孟云祥迟疑了片刻,低头说道:“那样太不恭敬,还是称呼娘娘得好。”

姜嫣忽然觉得心头有些闷,她做了个深呼吸:“云祥,旧宫里有人欺负你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真的没有?”

孟云祥蹙起眉心:“真的没有。”

孟云祥不想说,姜嫣便也不打算再强问下去:“也罢,反正如今你已经回来了,往后就跟在我身边。等过几年我会向皇上求个恩旨,把你放出宫去,让你好好许配个人家。”

孟云祥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姜嫣预想中的喜色,始终透着惶恐不安,让姜嫣既好奇又担心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佳熠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沸腾中文网ft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