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府的宴席,山珍海味没见到几样,大多是十分接地气的家常菜,宾客们非但不嫌弃抱怨,反而更加交口称赞起云老太公的清正来。

乐知许对云老太公的做法并无恶意,可听着屏风那边,诸位官职不低的大人们,绞尽脑汁,用尽毕生所学,将一盘大白菜变着法地夸出花样来,还是有些忍不住想笑。

她开始有些好奇,这位云老太公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能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。

她又想起时彧来。

刚刚在府门前,门房的态度,明显是进退两难,说明他之前便来过,还不止一次。

他又是蹭了她的名帖才进得了门,之前那次没胃口,流光便说过,他是“不被理解的痛苦”。

难道他一直渴望得到的,是云老太公的理解?

可到仲秋后那些声讨的文人们,为首的打得就是云老太公门生的旗号,他又完全不留情面,将对方羞辱得抬不起头来。

他身上有太多的矛盾,让人看不懂。

看不懂,即便有帮他的心,也无能为力。

她翘首,想透过屏风间的缝隙,寻找时彧的身影。

忽然听见屏风后面传来低声交谈。

大人甲:“严兄,我刚刚进门时候好像看到司马大人了。”

严大人顿了一会儿,“上次云老太公门生去声讨的事,闹得长安城和五陵邑人尽皆知,听说云老太公还气得差点晕厥,又怎么会邀请他呢?”

大人甲似是轻叹了一声,“其实我倒觉得,咱们这位司马大人,年纪轻轻便目光敏锐,运筹帷幄又行事果决,有他实乃我朝百姓之大幸,除了近些日子几件事,许某管中窥豹不置可否外,之前行事承了先武成侯的遗志,当得起良臣二字。”

“许兄敦厚质朴,愿意相信人性本善。”严大人轻笑道,“道高益安,势高益危,司马大人也不过是肉体凡胎,利欲熏心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许大人争辩道:“他所做的事,有些看上去荒诞,可却是实实在在为百姓好的...”

“许兄!”严大人打断,语气有些不快,道,“他时彧做再多,不就是为了民心吗?不用我说,许兄也该能想到,他要民心做什么。你看,这才几年,他便耐不住了。”

许大人似乎有些惊慌,“严兄,不可直呼其姓名啊。”

严大人哼了一声,“见人有污,虽尊不下也。”

这边乐知许再也听不下去,挪到屏风旁,扒住屏风边缘,轻声唤道:“严大人,严大人!”

正在交谈的严、许二人惊诧回头。

严大人满腹疑团,见她面容姣好声音不禁放缓了些,“我们认识吗?”

乐知许无辜眨了眨眼,道:“严大人,我觉得你这个人,很肤浅,又没品,白读了这么多圣贤书,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君子,明知道时大人不会出现在这里,就在背后对他品头论足,妄加议论,要我看,你跟市井妇人也没什么区别。”

“你,你——”严大人面红耳赤,转头看了看许大人。

许大人因为也参与了议论,面露赧色,垂下眼眸。

“你什么你?”她挑了挑眉,“我虽不是君子,但我有话都当面说。”

“你是谁家的小娘子?”严大人探头望了望,在她身边也没看到什么人,气道,“你我素不相识,你凭何如此断定?”

“那你与时大人熟稔吗?你又凭何断定?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算了,严兄,本就是你我欠妥当。”许大人劝道。

“学学人家许大人吧!”

她用鄙夷的目光,从上到下扫视了严大人一遍,不屑地“嘁”了一声,转身缩回到屏风后。

男女有别,严大人又不能冒冒失失追到屏风那边去质问,只得独自在座位上气得呼呼直喘。

昭然掩口偷笑,“少君侯要是知道您为他出气,一定乐开了花。”

她不由得在心里轻叹:开不开花不知道,只要他别在人家大喜日子闯祸就好啊。

酒过三巡,宾客开始陆陆续续散去。

一直也没见到时彧身影,乐知许只得起身,跟云老夫人道别。

云老夫人对这身衣裳格外满意,特地嘱咐身边的老媪,送了幅亲笔字画给她,她本也不太懂,只当心意收下,诚恳道了谢,随后转身离去。

临走时,她特地扫视一周,发觉云老太公并不在座位上。

不会正在某处,跟时彧见面吧?

...

她想得没错,云府一处假山石旁,一高一矮,两道影子被拉得老长。

云老太公须发皆白,俨然一副老神仙模样,正背对着时彧负手而立。

“老太公还是不肯相信我吗?”时彧问道。

云老太公缓缓转身,盯了他半晌,“司马大人费尽心思,进我的门,就是要问这一句话吗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沸腾中文网【ft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桃花浪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老胡十八
秦来娣死了,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。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,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,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,兢兢业业养娃,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,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,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。死前她想,如果能重来就好了。谁知一睁眼,居然回到落水当天,真好——就在所有人都以为,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
言情连载16万字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
娇生惯养六阿哥(清穿)

娇生惯养六阿哥(清穿)

维修李师傅
【每天0点更新,9.15号入v,入v当天万更~】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,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。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,他悟了。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。*因时空乱流,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,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。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,国运越强,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,拿出来的物品越多,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
言情连载80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

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

欠金三两
原名《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》预收《不要靠近师尊》女师男徒重生文《论如何迫害大师兄》疯批圣父男主《是妖怪就不可以吗》收下各种男配妖怪《你有白孔雀吗》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——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,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、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。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,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。李弱水:?他慢慢凑近,唇角带笑、语气兴奋: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?看着他袍角的血,她觉得有必
言情连载72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