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哥儿半躺在床上,双目无神,只盯着自己的手上的布偶。

心竹叹了口气,将手上的糕点盒打开,试图用甜食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。

这招果然好使,庆哥儿吸了吸鼻子,眼睛慢慢的转到了心竹手上。

心竹将手上的糕点扬了扬,庆哥儿将手也慢慢的抬了起来,从心竹手中接过了糕点,又缓慢的放进了嘴中。

心竹心情甚好,尝试着与庆哥儿对话。

“好吃吗?”

庆哥儿的反应很慢,他望着心竹,半响才点点头。

心竹受到鼓励,“甜吗?”

庆哥儿这回的反应快了些,又点头。

心竹笑着道,“你要说,甜,这样姐姐下次还给你做好多好多好吃的点心,可以吗?”

庆哥儿歪着头,心竹说的很慢,他听懂了,于是慢慢的张口,“甜。”

心竹很是高兴,望着庆哥沙白的小脸,有些悲从中来,面上不显,心竹摸了摸孩子的头道,“那说好了,你听话,姐姐下次来还给你做甜甜的点心。”

回去的马车上,心竹挑着车帘,看着车外来来往往的忙着生计的人群,她看到的,只是这个时代的冰山一角,什么欺男霸女,弱肉强食,怎么会少了呢。

人,生来便不平等。

她能做的,也只是努力的让自己和家人过的更好一些。

她今天想的似乎有些多了,脑子里乱哄哄的,有些负面情绪似要倾泻出来。

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,一抹淡灰色身影直接钻了进来。

春桃见是聂锋,捂着嘴便出了马车,坐到了外面。

心竹挑挑眉,“今日休沐?”

聂锋点头,一把抓住小手,“陪你过元宵节。”

最近心竹的情绪很不好,聂锋时刻在意着。

两人离的很近,心竹索性靠在男人肩头,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男人宽大的手掌。

聂锋感受着心竹的心情,长臂一伸,将人环在怀中。

心竹抬头白了男人一眼,拳头轻轻锤了男人两下。

聂锋讨好的握住心竹作乱的小手,心竹这才老实的靠在男人怀里。

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。

聂锋从外面办完事回来便听说心竹去了魏家,想着最近心竹的心情,便急忙赶来。

“饿了吗?中午去吃烤鸭?昨天不是还想整个烤炉,自己做?”

心竹淡淡应着,“嗯,可是现在更想吃些辣的,爆辣的那种,去食肆吧,子洲现在忙的很,我是不是应该再给他找个帮手。”

说完叹了口气,扯着聂锋腰间的玉珏玩了起来,“魏延启被爹爹保下来,之后同皇帝合作的酒楼倒是也能用上,就目前来看,这人的性子颇为坚毅,也是个有脑子的,你说这个老皇帝,这是就怕我不知道他的身份,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呢。”

聂锋捏捏心竹的软肉,“可不能乱说话,那是天子,心有成算,不是咱们能揣摩的。至于魏延启,”

聂锋顿了顿,“我让人查过,他腿跛一事怕是也有些蹊跷,不过,这人确实可用,你如今用人的地方多,同皇帝一同开酒楼,明面上确得有人出面,这人还有些脑子。”

心竹只嗯了一声,声音闷闷的。

聂锋轻吻着心竹的发顶,轻笑道,“没事呢,现在咱是在天子身前过了眼的,那位定是不会让咱们吃亏的。”

嗯,这话说的心竹爱听,她老板,那可是天子呢!皇帝!谁怕谁!

心竹猛的起身,给聂锋实打实的吓了一跳。

心竹嘴角扯的老大看着聂锋,双手扒着聂锋的脸,照着聂锋的俊脸吧唧一声给人来了一下。

聂锋后知后觉,半响终于反应过来,心竹捂着嘴乐不可支。

那边马车已经停下,春桃的声音在外头响起,姑娘,到食肆了。

调戏完聂锋,心竹心情甚好的下了马车,聂锋摇摇头连忙下车赶紧跟了上去。

今日的食肆搞了个猜灯谜的活动,猜中的免单,不少学子围坐在大厅正大显身手呢。

进了雅间便嘱咐小二让后厨多几道小菜,多放些辣子。

雅间内很温暖,心竹打开窗户,看着街景。

今日是元宵节,街道两旁的店家也都挂上了各式的红灯笼,想必到夜里是极为热闹的。

忽的一辆华贵的马车停了下来,心竹饶有兴致的看了过去,嗯,是安王夫妻。

安王小心翼翼的托着安王妃的手将人扶下马车,安王妃一只手覆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,就差没把怀孕两个字写在脸上了。

心竹提前知会过徐子洲秦奋二人,这位来了定要安排到隔壁雅间。

聂锋自是将一切收入眼底,打发了春桃去后厨帮忙,二人将窗子关上,坐了回去。

春桃的兄长如今在食肆后厨帮工,再历练些日子便可以做大厨了,春桃欢天喜地的去后厨给小哥帮忙去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沸腾中文网【ft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古代被迫发家日常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浪漫星球

浪漫星球

酒尔呀
下本《淮淮起意》轻悬疑搞笑甜文求收藏!公主先请看文案:乖酷传统学霸少女VS竞赛冠军清冷拽哥天才少男少女的双向暗恋|超甜|偏群像对于喻时,周聿也记住这个人远比记住名字更来得深刻。第一次对喻时有印象,是他摊着双腿无聊坐在小卖部,修长有力的手指正灵活地转动着一个魔方,手背上青筋若有若现。直到头顶前方传来一声清软嗓音。“老板,结账。”一道阴影覆盖下来,落在了他的头上。他抬起头,看向柜台处立着的少女,一身穿
言情连载28万字
弃太子成为虫母后

弃太子成为虫母后

白荔猫
(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《都说了我很娇纵了》求收藏)(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:《登基,从穿成外道女修起》)■■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。一是天生神童,却母亲早逝。二是幼年受尽万千......
言情连载13万字
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

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

安静的蛋仔
[每晚23:00-24:00时间段更新,预收《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[快穿]》求戳,文案在最下^3^]本文文案: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。后爸裴昱,木讷寡言,墨镜从不离脸,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,心理阴暗不敢见人,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。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,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,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,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,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
言情连载13万字
就要触手贴贴!

就要触手贴贴!

头发多多
【收尾中-已肥可宰】封面触手来源@豆籽【文案】:未来世界,异种入侵。怪物,异象,灾厄接踵而至……人类每日都在生死的边缘痛苦挣扎。——叶云帆就在这样的世界醒来。睁眼的那一刻,整个世界天昏地暗,海啸滔天,犹如世界末日。就在这时,叶云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粉色小章鱼。......虽非人哉,还好不会淹死。可下一秒,无数可怖的怪物便咆哮着从巨浪中爬出,它们长开血盆大口,露出森森利齿。叶云帆:!!!小
言情全本69万字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

老胡十八
秦来娣死了,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。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,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,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,兢兢业业养娃,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,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,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。死前她想,如果能重来就好了。谁知一睁眼,居然回到落水当天,真好——就在所有人都以为,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
言情连载16万字